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|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
TxT小说阅读器
↓语音阅读,小说下载,古典文学↓
一键清除垃圾
↓轻轻一点,清除系统垃圾↓
图片批量下载器
↓批量下载图片,美女图库↓
图片自动播放器
↓图片自动播放器↓
古典文学:
现代推荐:
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
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
  小说阅读网 -> 鬼故事 -> 【直播】陪朋友拜访了一位神婆,发现了神婆的秘密,冒死公布…… -> 正文阅读

[鬼故事]【直播】陪朋友拜访了一位神婆,发现了神婆的秘密,冒死公布……[第1页]

作者:王小弓
首页 本页[1] 下一页[2] 尾页[6] [放入我的收藏夹]
今天,我把这些事情写出来,完全是冒死公布。
不为了别的,只是为了给大家一个忠告:如果你不幸患了什么疑难杂症,千万不要去找神婆治疗。
这倒不是说神婆都是骗子、神婆不靠谱。
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有些神婆,是完全可以解决一切疑难杂症的。只是,她们在为你解决疑难杂症之后,往往会通过一些手段,窃取你与身俱来的某种东西……
这种东西,对所有人来说,珍贵程度不亚于生命,绝对是无价之宝!
好了,我的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……至于事情的真假,你到底信不信,真心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了。我都已经冒死公布了,你还不信,我能有啥办法?
那么,先放一张我用手机偷拍的神婆帮人治病时候的照片吧。

然后,直播,开始!
那天,朋友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要我陪他去拜访一位神婆。 我当时就纳闷了,朋友好歹也是个富二代,出过国,留过学,受到那可是西方的高等教育。你说,这么有文化一个人,今天为毛突然要去拜访神婆这种装神弄鬼的玩意? 莫非,这神婆有点真本事?是传说中的那种高手在民间? 果然,朋友接下来的一句话,证实了我的想法,他说:“这神婆治好了我爹的肺癌,我去答谢一下人家。” 卧槽,这么叼?那我必须得跟着朋友去见一见这位神婆,不为别的,就为了看看这神婆是不是也可以帮我治治病。
不瞒大家说,在我小的时候,脸部大片皮肤发生了病变,生长出许多疮疤,搞得就跟赖蛤蟆的后背一样。 这么多年,我去过许多家医院,尝试过许多种治疗方法,但那一脸的疮疤就是不见褪去。所以,直至现在,我都快要奔三十的人了,一直是光棍一条。没有姑娘愿意跟我好,都害怕我这张逼脸。 我曾经寻思着找个小姐作一回真男人,结果人家小姐看了我这张脸之后,硬是塞给我500块钱,求我以后别来嫖了。 我顿时悲观消极,一度以为,自己这辈子只能由双手陪伴一生了。 但是,朋友今天和我所说的这位神婆,让我看到了追求幸福的希望。毕竟,人家连癌症这种病都能治好,那我脸上这点毛病,比起癌症来,根本都不算事儿。
于是,当天下午,我就满怀期待的跟着朋友去了这位神婆的家里。 朋友跟神婆客套了几句,感谢了一下人家对他爹的救命之恩,然后又送了点礼品,塞了点钱……总之,该走的礼路形式都走了一轮之后,我估计朋友的事情也应该办的差不多了,便起身跟神婆说明了一下我脸部的病史,询问神婆是否可以治疗。 当时,神婆正蘸了一拇指的唾沫,唰唰唰的点着朋友送她的那一叠毛爷爷,也顾不上正眼瞧我一下,直接就信誓旦旦的说:“没有什么病是神仙治不好的,待会儿我请神上身,让神仙帮你治,包你药到病除。”
我也不懂神婆说的请神上身是什么意思,只是看到神婆这么草率就敢打包票,顿时感觉这神婆挺不靠谱的。
不过随后又想到,人家神婆可是治好了朋友他爹的肺癌啊!便觉得或许是自己多心了。
于是,我慌忙向神婆客气道:“那就有劳阿婆了。”
神婆这时候点完了钱,把一叠毛爷爷塞进裤裆里头,冲我点点头,招呼道:“呐……先跟我来祭拜一下神仙爷爷,然后我马上请神上身,帮你治疗。”
这……这就要开始治疗了吗?顿时,我内心既兴奋、又紧张、还夹杂着一点小好奇。迅速起身,请神婆领我去祭拜那什么神仙爷爷。
然而,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朋友却突然一拍大腿,冲我大呼小叫道:“哎呦,我去,我刚想起帮你介绍了一位姑娘,约好了今天这个时间跟人家见面的,我们得赶紧回去了。” 说完,朋友起身冲神婆歉意的一笑,拽着我就要匆匆离开。 我当时就想,如果我这张逼脸治不好的话,和姑娘见面也是白搭,人家肯定会被我吓跑的。所以,当前的首要任务,还是请神婆把逼脸治好。 于是,我向朋友说道:“我不要见姑娘,我要先治脸。” 朋友当场就煽了我一巴掌,呵斥一句:“都和人约好了,你不见了?你能对人尊重点不。”便硬生生的把我拽出了神婆家。
离开神婆家,坐到朋友车上,朋友却迟迟没有发动引擎疾驰而去,而是坐在驾驶位上发起了呆。 我摸了摸被朋友煽的生疼的脸,当时就特别生气,向朋友怒道:“你他妈的不是给老子介绍了姑娘吗?怎么杵在这里不走了?你要不走,老子回去找神婆了啊。” 这时候,朋友突然转过头,一脸郑重的看着我,说道:“小弓,抱歉,有些事我不该瞒着你……刚才,我差点把你害惨。”
看到朋友突然这么认真,我有些疑惑了:朋友这是唱的哪出啊?他瞒了我什么?怎么就差点把我害惨?
疑惑之间,朋友慢慢的向我解释起来:“其实,我这一趟的主要目的,并不是要答谢这位神婆,而是要调查这位神婆……你不知道,虽然我爹在经过这位神婆的治疗之后,癌症逐渐康复了,但与此同时,我爹也发生了一些古怪的变化……我觉得,这些古怪的变化,十有八九和这神婆有关系。”
朋友在说到“我爹发生了一些古怪的变化”时,情绪明显变得异常沉重。似乎这种“古怪的变化”,比起“身患癌症、等待死亡”这种事情,更加的令人绝望。
听了朋友说的这些,再看看朋友说这些时候的那种情绪,又想到我刚刚差点被那神婆治疗一番,我顿时感觉背脊发凉,有些后怕。
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,向朋友问道:“那些古怪的变化……到底是什么样的变化?”
然而,朋友却没有回答我,他似乎不太愿意让我知道太多,关于他爹这方面的事情。
想到我刚才就是因为朋友的隐瞒,差点步了朋友他爹的后尘。结果他到现在,都他妈的还不愿意向我全盘托出,我顿时就火冒三丈,怒道:“麻痹的,那些古怪的变化到底是什么?老子刚才稀里糊涂的差点就被你害了,那古怪的变化到底是什么?
朋友自知理亏,纠结了一阵,最总还是叹道:“算了,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一些事情确实不该瞒着你……但你要答应我,不要把这些事情透漏给其他人,我不想传扬出去。”
我强压着火气,点头答应朋友,催促他速度交待。(原谅我实在忍不住想说,就来猫扑发帖了,如果那谁你也玩猫扑,刚好看见的话,别生气,我不会用你的真实资料讲述这件事情的。)
原来,朋友他爹在通过神婆的治疗、癌症康复之后,就突然变得非常……非常倒霉吧。
他总是……基本可以说是每次,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总会或多或少的会发生一些差错,而把这件事情搞砸。
即使到了后来,朋友他爹在做每件事情的时候,都刻意的小心翼翼、反复思虑,但依旧无法避免差错的发生,依旧会把事情搞砸。
各种各样的差错,通过朋友他爹的操办,屡次出现在管理公司事务、审核公司财务、接待公司客户等等一类的重要事情当中,给朋友他家的公司带来了一次次的巨大损失。
之后,朋友他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老年性神经衰弱了,便果断把公司事务全权交给了朋友管理。
事情发展到这里,或许会是一个美满的结局,子承父业,老爷子安享晚年。
但是,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虽然老爷子不再工作,但各种各样的差错,却发生在了老爷子生活当中的每一件小事上,这些小事包括吃饭、睡觉、喝水、走路、大便等等。
而且,随着时间的拖延,那些差错变得越来越频繁。
你绝对无法想象,一些差错频繁的发生在生活的琐事当中,是有多么的恐怖。
老爷子一日三餐,顿顿都会反反复复的咬到自己的舌头和嘴唇,以至于后来,舌头和嘴唇上布满了血泡,旧的血泡还没来得及恢复,新的血泡就又被咬了出来。
老爷子每次喝水的时候,总是无法顺利的把一杯水灌进肚子,清澈的水就好像刻意和他做对一样,每喝一口都要呛到他的喉咙。好不容易把水喝完的时候,他已经由于被频繁的呛到喉咙,而咳嗽的面红耳赤。
甚至,在老爷子每次想要出门散散步的时候,总是会接二连三的被一些石头旮旯磕绊到,摔倒在路边。直至最后,老爷子每次想要出门走动的时候,只能雇佣专人用轮椅推着……他腿脚并不残疾,却为了避免跌倒而坐上了轮椅。
更可怕的是,老爷子在每次睡觉的时候,总是会因为在睡梦中翻身,导致自己某些部位的骨骼关节扭曲脱臼,生生的把自己痛醒,火速赶往医院……直到最后,老爷子对睡觉这件事情产生了一种恐惧心理,把自己的眼眶熬成了一片黑青。
……
朋友在说完这些的时候,一脸的忧伤,似乎在为他那不幸的老爹而感到伤痛。
而我,听完朋友的叙述,只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莫名的发堵,堵得我喘不过气来了。怪不得朋友在说道“古怪变化”的时候,显得那么沉重。确实,与其这样备受折磨的活着,真的不如一死了之。
朋友他爹已经这么惨了,我也就不好意思继续生朋友的气了。
拍了拍朋友的肩膀,以示安慰。同时也有些庆幸,幸亏自己没有被那神婆治疗,否则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
之后,朋友沉默了好久,都没有说话。
一直等到天色快黑的时候,朋友才打开车门,从驾驶位置上钻了出去,向我招呼道:“走吧,回神婆那里去,我对她的调查还没有开始呢……你切记,一定要拒绝神婆对你的脸部进行治疗,至于神婆问起你放弃治疗的理由,你现在马上捏造一个……”
说老实话,我在听过朋友他爹的遭遇之后,内心对那位神婆产生了强烈的恐惧。 你想想,一个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就能让你达到那种“喝凉水都塞牙,摸奶子都碰刺儿”的境界,你怕不怕? 所以,朋友说要回到神婆那里,开始他的调查的时候,我一口就回绝了朋友。我真心不想和这么恐怖的神婆有任何接触了。 反正我来到这里,也是被朋友骗来的,回绝他的请求,并不会亏欠他什么。
可是,我回绝朋友之后,这货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,又是跟我道歉,又是跟我装可怜。 说什么,不该骗我来这里,但他自己也没办法,一个人调查那神婆,心里实在是有瘆的慌,所以才想把我骗来作个伴儿……说什么,他只有那么一个爹,看着老人家不能安度晚年,心里很痛,要我无论如何也要陪他去调查那神婆…… 哎,我这人有个臭毛病,就是心太软。 看朋友哭的挺惨,我迟疑了一阵,就改变了主意,同意和朋友一起去调查那神婆了。
虽然改变了主意,但内心对神婆的恐惧却是无法改变的。 所以,我问朋友:“你打算如何调查神婆?” 我当时是这样想的,如果朋友接下来的回答,让我感受到了一丁点惊动神婆的可能,那我还是会拒绝陪他趟这趟浑水的。 朋友没有回答我,反而问我:“小弓,你觉得,这神婆是通过什么手段,把我爹搞成那样的?” 我摇头表示不知。我要是知道的话,我用得着怕这神婆吗?人们对一件事物感到恐惧,往往就是因为对这件事物的未知。
朋友告诉我,他在来这里之前,已经对民间流传的一些神婆法术粗略了打听了一下。 有一种法术,叫作布偶诅咒术,和他爹目前的状况十分吻合。 这种布偶诅咒术,就是通过操控一个布偶,使得被诅咒之人诸事不顺。而要达到这个效果,需要一个必要的条件————被诅咒者的一丝毛发。通过某种秘术,把被诅咒者的毛发,封印在布偶之中,就可以通过操控布偶,而到达诅咒毛发主人的效果,使得毛发主人诸事不顺。 而神婆在为朋友他爹治疗癌症的时候,曾经用手反复的揉捏过他捏的脑壳。 朋友怀疑,就是在那个时候,神婆趁机拔了他爹的一根头发。从而用这根头发,对他爹施了布偶诅咒术,使得他爹变得那么悲催。
朋友这样一说,我内心顿时一阵紧张。 你们不知道,我由于一直治不好自己的脸,所以心力交瘁、神经衰弱,最近这几年总是大把大把的掉头发,都快变成秃顶了。 就刚才在神婆家小坐的那一会儿,我脑袋上为数不多的头发又掉了好多……这他妈要是被神婆捡到了,我不是照样悲剧吗? 想到这里,我又来气了,气冲冲的向朋友吼道:“麻痹,老子被你害惨了,老子真被你害惨了啊。”
我这一吼,朋友这逼还挺委屈,喃喃道:“虽然把你骗到了这里,可我不是想要害你的啊,我只是一个人不敢来……而且,你现在不还好好的吗……” 朋友这样一嘟囔,对我来说简直是火上浇油,我说:“我好你妹啊,老子刚才在神婆家掉了好多头发,草!” 说罢,我就想要上去揍丫一顿,好泄泄愤。
朋友愣了一下,在我揍他之前,慌忙的叫道:“没事没事,你只要没有被神婆治疗过疾病,那她拿了你的头发也没啥作用。我打听过了,神婆不能随便害人的,她要随便害人,必遭天谴。所以,他只能害那些被他治疗过疾病的人,因为这些人欠了她因果,所以她不必担心遭到天谴。” 朋友打听到的这些,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道理。 只是,既然这样的话。朋友也未被神婆治疗过,那他怕还神婆个鸟啊?他既然不怕神婆,那他为什么要把老子骗到这里和他作伴儿?莫非朋友另有所图?
想到这里,我警惕的瞪着朋友,向他提出了我的疑问。 朋友听了我的疑问,慌忙摆手道:“我绝对没有其它意图啊。你知道,刚才说的那些,都是我打听到的。知道什么是打听到的吗?就是具体是不是那样,我心里也没底啊!我骗你来,完全只是想要找个伴儿,缓解一下内心的恐惧,绝对没有其他意图。” 哎呦,卧槽,绕了半天,打听到的那些,你他妈的也不确定真假啊。这样看来,老子还是有可能遭到神婆祸害啊。
到目前为止,我觉得我必须跟着朋友这坑逼调查一下那神婆了。不只是因为看朋友可怜,还因为,我必须得搞清楚,这神婆到底是否对我构成了威胁。 我没好气的指了指朋友,骂道:“老子要是摊上事,一定饶不了你丫的。” 骂完之后,我稳定了一下情绪,准备原路返回神婆家,好好观察一下神婆家的环境以及神婆的行为习惯,看看她是不是有害我的可能。 而朋友,赶紧追上了我脚步,屁颠屁颠的跟在了我的身后。
几分钟之后,我和朋友再次来到了神婆家门前。 就在准备踏入神婆家的时候,朋友慌忙叫住了,说道:“咱们去而复返,只用了小半天的时间,这……对于神婆来说,会不会太反常?神婆会不会对咱俩有所怀疑?所以,为了保险起见,我觉得咱俩应该提前统一下口风,合计一下,该怎么向神婆解释咱俩去而复返的原因?” 哎呦,我去!从今天见到朋友开始,一直到现在。朋友可总算说了一句中听的人话。 我觉得,朋友既然这么问了,那他一定已经想好了糊弄神婆的说辞,便问朋友:“你说该怎么解释吧,我听你的。”
朋友说:“神婆家住在这么偏僻的小山村里,交通这么不方便。我们就说,刚才准备离开的时候,发现车坏了,修了半天的车,眼看着天黑了,还是没修好车。所以今天是回不去了,想要在神婆家留宿一晚……如果这一晚上没调查到什么的话,我们第二天还可以说车没修好,继续在神婆家留宿调查……如果第二天晚上还没调查到什么的话,我们第三天还可以……
眼看着朋友就要滔滔不绝的讲不完了,我赶紧制止朋友: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的意思了。”
统一了口风之后,我和朋友再次敲响了神婆家的门。
神婆开门之后,我们按照原定的计划,给神婆解释了半天,结果神婆似乎挺不愿意我们在她家留宿的。 她说:“我家汉子死的早,家里常年只有我和闺女居住,今晚突然住进俩男人,我怕街坊邻里说闲话。” 听神婆这样说,我立马就认定这神婆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 她好歹也是一位闻名于方圆百里的神婆,谁他妈的敢说她的闲话呀?她这样说,一定是害怕在不经意间,泄露了她的秘密。 不过,在朋友给了神婆一大笔住宿费之后,神婆假装犹豫了一阵,便欣然允许我和朋友留宿了。
神婆家的房子,是旧社会老财主遗留的那种四合院。房子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,布满了岁月的痕迹。
神婆和她的女儿住在院子北边的屋子里,把我和朋友安置在了院子东边的那间屋子里。
院子的南边,没有屋子,是一睹墙,墙跟前种着一些蔬菜。
院子西面的那间屋子,朋友偷偷的告诉我,那里是神婆请神上身、帮人治病的地方。他陪着他爹找神婆治病,就是在那里进行的,里面供着三尊神像。
我和朋友偷偷摸摸的了解了一下,神婆家住宅的大致结构以后,神婆突然招呼我们吃饭了。 吃饭的地点,和神婆以及她闺女在一起,就在神婆住着的北房————也是我初见神婆时候,同神婆唠嗑的那间房子。 饭菜挺简单,小米稀粥、馒头咸菜。 我一面吃着饭,一面假装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地面,想要看看这砖头地面上,是不是有我脱落的头发?是不是有神婆拾取我头发的痕迹?
其实我也知道,这样看根本看不出啥门道,但就是为了寻求点心理安定,我不停的扫视地面。 看着看着,神婆突然放下碗筷,提议道:“那会儿,那谁不是想要我帮他治一下脸上的疮疤吗?正好,咱们吃完饭以后,就去祭拜神仙爷爷,我马上请神上身。” 卧槽,听了神婆的话,我顿时感觉入口饭菜,如同大便一下难以下咽。 麻痹的,那会儿被朋友一套接一套的说辞,唬的我一愣一愣的,居然忘记提前捏造一个拒绝接受神婆治疗的理由了。 我傻逼似的看着神婆,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有些时候,你不得不承认,坑逼也能迸发出智慧的闪光。
就在刚才,我不知道该如何捏造一个理由,来拒绝神婆为我治疗脸部的时候。朋友挺身而出,说了一句机智的话,为我开脱了。
他对神婆说:“阿婆,我们这次来,先是给了答谢金,又交你了住宿费,身上已经没有钱了。你如果想要为我朋友治疗的话,我们只能赊账了,可以不?”
神婆一听赊账二字,马上冲我改口道:“那谁,那今天我就不帮你治疗了,等改天你带够了钱,再来找我吧。”
我去,这神婆也太特么的势利、拜金、见钱眼开了吧。 至此,我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情,朋友他爹的悲催生活,十有八九是因为被这神婆施了布偶诅咒术。 你们想想啊,这神婆这么势利,她见了朋友他爹这样的大富豪,能不动点心思?就没想着要夺人家的财产? 或许,神婆早已经定下了一个周密的计划,要夺取朋友加的财产,而布偶诅咒术,只是这个计划的第一步。
想到这里,我灵机一动,装模作样的向神婆说:“哎,阿婆,那我这脸,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请您帮忙治疗了。我和我朋友不一样,我就一穷屌丝,一月工资八百块。您这治疗一次,要收不少钱吧?”
我这样实事求是的把自己的屌丝身份透漏给神婆,只有一个目的:就是让神婆知道我穷,没啥可图的……这样,即使她捡到了老子的头发,也不会对老子布偶诅咒了吧?
果然,神婆极不自然的干笑了几声,便不再对我提及治疗的事情了。
似乎她已经放弃了对我的图谋不轨。那一刻,我被自己的机智深深的打动了。
吃完饭以后,这穷乡僻壤的也没啥娱乐项目,我和朋友便回东房睡下了。 俩个人挤在一个硬邦邦的狭窄土炕上,躺的特别不舒服。再加上我们来这的目的是为了调查神婆。所以,我和朋友都翻来覆去,无法入眠。 我推了推朋友,向朋友诉说了一下我吃饭时候的猜想,我说:“那神婆可能有一个周密的计划,要夺取你家的财产,你爹的悲剧,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。”
朋友很赞同我的猜想,告诉我,他其实也是这样想到。 我便问朋友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这一次调查,从哪方面入手?” 问完以后,我又不放心的并嘱咐朋友:“咱们一定要谨慎啊,千万不要打草惊蛇,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。万一让人发现了咱俩的意图,你我都得完蛋啊。” 朋友“嗯”了一声,小声告诉我:“这次调查,我已经谋划了很久,绝对万无一失。”
说完以后,朋友从炕上爬起来,把他放在地上的小旅行箱拎起来,从里面拿出了一些东西:一个小型打气筒,一叠……那一叠东西,似乎是放了气的橡胶气球。 看着朋友拿出的那些东西,我忍不住问朋友:“这些道具,可是有什么妙用吗?” 朋友默不作声,用小型打气筒,向那叠橡胶气球冲起了气。 随着橡胶气球的不断膨胀,气球的本来面目逐渐的显露出来……卧槽,那居然是一个充气娃娃。
“充气娃娃!”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。 我实在想不明白,朋友带充气娃娃干什么?他一个富二代,想要倒贴的黑木耳不知道有多少,他会用充气娃娃解决生理需求吗?即使他有使用充气娃娃的特殊癖好,但他妈的也要分清情况吧,我们是来调查神婆的啊! 朋友捧着那个充满气的充气娃娃,面色凝重,说道:“不,不是充气娃娃!这是我花大价钱,购买的仿真人芭比娃娃,它以世界名模海蒂?克鲁姆的黄金身材为原型,由世界最大的玩具制造公司————美国的mattel公司制造。” 好吧,这充气娃娃的身世挺牛逼的。但是,我真心对它的身世毫无兴趣,我只想知道,朋友在这种情况下,带这种玩意,是他妈的要闹哪样啊!
朋友看我疑惑不解。便问道:“你看到神婆她闺女了吧,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。”
我点了点头,还是有些疑惑:“神婆她闺女目测也就是个八九岁。可是,这和你的充气娃娃有什么必要关系吗?”
“是芭比娃娃,不是充气娃娃。”朋友纠正道,然后便猥琐的笑了起来。
笑了一阵之后,他说:“你知道,像那种八九岁的小姑娘,天真无邪,只有被人稍稍诱惑,她就会毫无保留的有问必答。所以,我计划,以这款最新潮的芭比娃娃玩具为诱饵,诱惑神婆的闺女,然后从神婆她闺女口中,打听神婆的一些日常行为习惯,以此来寻到一些蛛丝马迹!”
卧槽,我真没想到。我朋友这坑逼,居然又一次迸发出了智慧的闪光。
我个人觉得,朋友这个计划可行。小姑娘嘛,都喜欢芭比娃娃这种玩具。而且,朋友这款充气……哦不,芭比娃娃还是最新款的,仿真人的,一定可以把神婆她闺女诱惑上钩。
此时此刻,我已经饥渴难耐的想要勾引神婆她闺女了,便迫不及待的问朋友:“计划何时展开?”
朋友拿出手机看了看,说道:“现在才八点多,咱们现在就开始计划吧。”
于是,朋友捧着那个充气娃娃,就出了院子。我迅速下炕,紧随其后。 到了院子里以后,只见朋友已经在扶着那个充气娃娃,和充气娃娃跳起了交谊舞。 我看朋友这样,也弄不出一点响动,显然很难惊动正在睡觉的神婆她闺女……最主要的是,幽幽月光下,一个坑逼和一个充气娃娃翩翩起舞的场面,也挺吓人的。 考虑到种种原因,我果断拿出手机,放了一段的音乐。这段音乐有三个好处: 第一,抑扬顿挫的音乐可以更快的惊动神婆她闺女,使神婆她闺女迅速发现妩媚的充气娃娃。 第二,在神婆她闺女发现充气娃娃之后,音乐配上翩翩起舞的充气娃娃,更容易诱惑神婆她闺女。 第三,优美的音乐,可以缓解一下“月光下坑逼朋友和充气娃娃起舞的瘆人场面”使我不至于被吓尿。
终于,在我手机里的这首“小苹果”放到一半的时候,神婆家正房的门终于打开了,神婆她闺女从门缝里探出个脑袋,疑惑的向院子里看了过来。 当她看到院子中央,朋友和充气娃娃起舞的场面之后,眼睛里明显的冒出了许多小星星。 她打开房门,痴痴的走到院子里,呆呆的看着院子中央朋友和充气娃娃的翩翩舞姿,脸上写满了对充气娃娃的期待。
在这首“小苹果”终于播放完毕的时候,朋友亦停止了舞蹈。他扶着那个充气娃娃,迈着标准的绅士步子,走到了神婆她闺女的跟前。然后,满脸猥琐的笑道:“小朋友,想要这个充气……哦不,是芭比娃娃!想要这个芭比娃娃吗?” 你们不知道,当时那小丫头片子的脑袋,点头的就跟小鸡啄米似的,看的我心花怒放。 她被朋友的充气娃娃诱惑到了啊!我们的计划顺利展开了啊!
想到这里,我亦三步并作俩步,来到了神婆她闺女身前。 这时候,朋友已经在向小姑娘下套了:“小朋友,想要这个芭比娃娃的话,叔叔完全可以给你。但是有一个条件,你要回答叔叔的一些问题,不许撒谎哦。撒谎的话,芭比娃娃可不是你的哦。” 朋友一面说着,一面拉着小姑娘的手,捏了捏那充气娃娃的胸部。 小姑娘可能感受到了充气娃娃胸部的柔软,所以对那充气娃娃更加向往了,她马上向朋友回应道:“嗯,叔叔,你想问什么随便问,我啥都告诉你。”
哈哈哈哈,我那时候已经激动的不行了,朋友这坑逼的馊主意就是赞啊。 我慌忙抢先开口,向神婆她闺女问道:“今天,我们来你家坐了一小会儿,后来有急事走了,在我们再次回来之前,你妈有没有在地上捡过什么东西,比如头发呀啥的?” 说实话,虽然种种猜测都表明,神婆不可能会祸害我了。但是,得不到证实的话,我心里始终放心不下,始终害怕神婆用我的头发对我实施布偶诅咒。所以,我向小姑娘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。
结果,人家小姑娘小嘴一撅,冲我说道:“我凭啥告诉你,你又不给我芭比娃娃。” 这……这个回答是何等的卧槽啊!老子是没给你芭比娃娃,但老子用手机给你播放“小苹果”了啊。 还好,朋友把我骗到这里,他一直觉得亏欠我,马上跟小姑娘说道:“这位叔叔的问题,也是我想要问的。” 小姑娘“哦”了一声,才告诉我:“没有,我妈从来没在地上捡过什么东西。” 听了小姑娘的回答,我松了一口气,但还是有些不放心,继续问道:“真的吗?你确定?”
小姑娘坚定的点了点头,生怕我觉得她骗我,还说了一句:“我要骗你,我是小狗。” 好吧,看来我是没什么顾虑了。该让给朋友,让朋友问话了。 朋友凑到神婆她闺女面前,一口气问出好几个问题:“最近这段时间,你妈是不是经常摆弄一个布偶?如果是的话,那她把这个布偶放在了哪里?还有,她是如何摆弄这个布偶的?她在摆弄布偶的时候,有没有用什么特殊的手段?”
不知道有没有人看,今天直播到这里,明天再播。
朋友这一连串的提问,明显把小姑娘给搞懵了。 小姑娘愣了好一阵子,才一脸迷茫的说道:“什么布偶啊?我妈又不是小孩子,摆弄布偶干什么?” 看来,神婆似乎并没搞过那什么诅咒布偶。最起码,她在她闺女面前没有施过布偶诅咒术。 不过,朋友却有些不死心,他认定了神婆是施了布偶诅咒术的,便继续向小姑娘问道:“你好好想想,仔细想想,你妈真的从来没有摆弄过一个布偶吗?” 小姑娘眼馋的看了看朋友手扶的充气娃娃,便又认认真真的想了好久,最后信誓旦旦的对朋友说:“叔叔,真的没有啊,我如果骗你,我就是小狗。”
朋友这时候明显的有些丧气。 他本来以为,通过神婆她闺女,打听到神婆藏放布偶的地方,就可以把布偶偷出来销毁掉,从而解救他爹目前的悲惨状况。但是现在,情况似乎和他所想的不同,根本就没有什么布偶诅咒,他想要解救他爹的计划,又变得毫无头绪了。 他沉默了好久,直到那小姑娘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叔叔,你的芭比娃娃,可以送给我了吗?”他才回过神来,不甘心的说道:“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。” 小姑娘无奈的说道:“行,那你继续问吧。问完了,记得送我芭比娃娃呀。” 朋友点了点头,再次问道:“有没有什么时候,你和你妈并不在一起……或许,就是在那种时候,她背着你偷偷的摆弄着某种布偶。”
结果,朋友这样一直在这布偶诅咒术上面纠结,把神婆她闺女也搞郁闷了,她疑惑的问朋友:“你为啥一直觉得我妈会玩布偶呢?” 小姑娘这样一问,我顿时内心一惊。 小孩子一旦有了好奇心,一定会去向他的家长提问啊。神婆她闺女现在,明显对朋友的行为产生了好奇心。万一她到时候跟她妈说:“妈,你是不是背着我偷玩布偶呢,有个叔叔告诉我的。”那我和朋友就打草惊蛇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 于是,我慌忙插话,对小姑娘说:“刚才的问话,千万别告诉你妈。你如果告诉了你妈,芭比娃娃可不能送你了啊。”
小姑娘愣了一下,随后单纯一笑,对我说道:“知道啦,看你们这么神神秘秘的,我就知道这是你们的秘密,我会帮你们保守秘密,说出去是小狗。” 听她这样一说,我也就放心了。小屁孩子,最怕人家说她是小狗了,这个“小狗”的誓言从小孩嘴里说出来,可信度还是挺高的。 而朋友,则继续丧心病狂的逼问小姑娘:“回答我,刚才的问题。”
终于,神婆她闺女接下来的回答,可算是彻底断了朋友内心的念想。她说:“我和我妈一直都在一起的,不管我妈去哪,我都一直跟着她,我俩完全形影不离。她想要想背着我,独自一人偷玩布偶的话,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嘛。” 小姑娘这个回答,乍一听,挺普通的一回答。但是仔细想想的话,这个回答真的挺诡异的。
你们想想啊,神婆她闺女好歹也是个八九岁的孩子了,肯定断奶了吧。既然断奶了,那她怎么会和她妈完全的形影不离?她不上学吗?她总不能上学的时候,也由她妈陪着吧?她没有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吗?她总不能和小伙伴玩耍的时候,也拉着她妈一起玩耍吧? 我心里疑惑,便试探性的向小姑娘问道:“你都长这么大了,还天天围着你妈转啊?羞不羞呀?叔叔我五岁的时候,就天天提着大屌满街跑,和小伙伴们玩儿顶风尿尿了。” 我这一问,小姑娘脸色突然就黯淡了下来,低声嘟囔道:“我也不想整天跟着妈妈,我也想和小伙伴们愉快的玩耍……可是妈妈不让,他要随时随刻的看到我,防止我偷吃神仙爷爷的好吃的。”
“神仙爷爷的好吃的?”我疑惑。 小姑娘点点头,说道:“自从我4岁那年,偷偷钻进西房,吃了摆在神仙爷爷跟前的好吃的以后,妈妈就这样一直每时每刻的盯着我。”
卧槽,这神婆还是人么?就因为闺女偷吃了神像前的供品,就他妈的的这样对待闺女! 我真怀疑,眼前这小丫头片子是不是神婆亲生的。把孩子弄成这样,这孩子以后得多孤僻啊!卧槽! 我当时内心挺气愤,气愤了一阵之后。突然冒出一个想法: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神仙这种玩意?神婆西房供奉着的那三尊神像,莫非是活的?
我这突然冒出的想法,并非是无缘无故的。毕竟闺女是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这神婆不可能因为几尊神像就这样对待她闺女。唯一的可能,就是这神像是活得,是真正的神仙!也只有真正的神仙,才能让一个母亲那样对待自己闺女了。 不过吧,神仙什么的也挺悬乎的。要换做以前的我,打死我也不可能有这种想法。 但是,在听说了朋友他爹那古怪的遭遇之后,我的世界观多少也有点颠覆……当然,也有一些没见过世面的玩意儿会说我这是世界观扭曲。总之,随你们怎么说吧,就是那个意思:世界观变了,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就变了,这是一个不知不觉的过程。
有了这个想法以后,我就想偷偷的去神婆家的西房去看看,看看摆放着的那三尊神像。 于是,我指着朋友,对神婆她闺女说道:“你继续和这位叔叔回答问题,我在院子溜达溜达。” 然后,我又趴在朋友耳边,轻声嘱咐道:“目前看来,你打听到的那什么布偶诅咒术,似乎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不过,你也别太心急,别一直死咬住一个问题逼问人家小姑娘,小心打草惊蛇。” 做完这一切,我慢慢的踱步来到西房门前,打算进西房瞅瞅那三尊神像。
轻轻的推了推西房的门,推不开。这才发现,门上挂着一把小锁。 看来,是进不去了。我只好趴在门缝上,往西房里面瞅去。 当我把眼睛凑到门缝上时,只感觉房间内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涌上了眼眶。我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,突然发现,房内门对面的墙跟前,摆着的那三尊神像,齐齐的瞪了我一眼。 我至今都记得那一幕,本来慈眉善目的三尊神像,眼中却莫名其妙的露出一丝诡异的凶光。 我当时吓的一个趔趄,迅速从门缝处移开了眼睛。 稳定了一下情绪,我寻思着要不要再仔细瞅瞅那神像?万一刚才那诡异的一幕是幻觉呢?
在西房门前纠结了一阵,终究是有些胆怯了,不打算再趴在门缝上瞅那神像了。 而这时候,突然传来了朋友的惊呼声:“真的吗?还有这事?” 朋友这一惊一乍的,使我回过神来。我离开西房门前,只见朋友正心满意足的把手里的充气娃娃送给神婆她闺女。 看来,朋友从神婆她闺女那里问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我问朋友:“有什么新发现吗?” 朋友有些激动,说道:“你知道吗,刚才小丫头告诉我,从去年开始,这神婆突然给自己定下一个规矩,那就是帮人治病的时候,治富不治穷。” 我皱了皱眉头,有些疑惑:“什么是治富不治穷。” 朋友解释道:“开始的时候,不论什么人找神婆治病,神婆都会无条件的帮人家治疗,从来不会主动的收取别人的治疗报酬,一向是别人能给多少算多少,哪怕是一篮子鸡蛋,神婆也不嫌少。但是从去年开始,这神婆不再帮穷人治病了,她只治有钱的,为了分辨患者的穷富,她为自己的每次治疗明码标价,治疗一次,八十八万!”
卧槽,还有这事。 我早就看出神婆势利、拜金了。但是没想到,神婆是从去年开始才这样的,她以前的行为,活脱脱的就是一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嘛! 我纳闷了,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神婆这种突兀的转变? 朋友告诉我,神婆她闺女说了,神婆开始治富不治穷,是神仙爷爷授意的。 妈的,又是神仙爷爷。难道真的有神仙?难道神婆治病真的是请了神仙上了她的身? 此刻,我不由想到了刚才,那三尊神像瞪我那一眼,顿时感到背脊发凉。 我想要离开这里了,我打算明天天一亮,一定要离开这里。反正我已经确定了,神婆暂时还没有对我构成啥威胁。我继续待在这里的话,我不敢保证我是不是会一直这样安全。
就在我发呆的时候,朋友的话让我回过了神来。 他说:“明天,咱们继续在这里待一天。我马上就能发现,这神婆是怎样害我爹的。” 我愣了,我刚决定明天马上离开,朋友这坑逼就又说要待一天,我抗议道:“还在这里待个屁啊!人家小姑娘也证实了,你打听的那什么布偶诅咒,根本就没那么回事儿,你还发现个屁啊!明天赶快他妈的回家吧,再不回的话,我感觉我俩要悲剧了。” 而朋友却完全对我的抗议置之不理,他继续兴奋的说道:“你知道吗?神婆在定下治富不治贫的规矩之后,她只治疗过俩个人。一个是我爹,另一个是她们村的村长。而村长在几个月前死了,据说是吃饭时候噎死的……这种死法,是不是和我爹目前的遭遇有些相似?所以,我明天打算去村长家走访一趟,或许能发现点什么。”
村长也被神婆治疗过,但在几个月前吃饭噎死了。说实话,这种死法,很倒霉!
由此,我联想到,朋友他爹会不会也在不久之后,喝水呛死、或者走路摔死、亦或是在睡觉的时候,一个翻身把自己给翻死了……或许,在村长死之前,也曾有一段时间,就像朋友他爹那样悲催。
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说明朋友他爹的那种古怪遭遇,还是和神婆有关系的。因为,朋友他爹和村长,都曾经找神婆治疗过。
俩个人都找神婆治疗过,俩个人都遭遇了同样的悲惨经历,那这神婆绝对难逃干系。
不过,以上这些猜测,和我有毛关系啊?反正我已经确认了,神婆不可能对我实施什么布偶诅咒术的,我懒得继续待在这里了。
而且,神婆家西房那三尊神像狠狠的一瞪,一直令我心有余悸。 于是,我强烈要求朋友先把我送回去,然后他一个人再回到这里独自调查。 不过,朋友却拿出一副无赖的架势,跟我说道:“反正车是我的车,不把事情搞清楚,我是不会先把你送回去的。你打死我,我也不会送你回去,除非等我把事情搞清楚。要不,你就自己走回去。”
我次奥,几十里地的路,你让老子走回去,这坑逼,老子现在就揍死你。
当时可把我气坏了,一把揪住朋友的头发,就要抽丫的。
朋友立马就怂了,不过还是不肯先把我送回去,他说:“要揍我的话,现在别揍啊,惊醒了神婆,万一神婆不高兴,对咱俩使什么手段,咱俩都完蛋。”
朋友似乎说的也有点道理,我便松开了朋友,告诉他:“你等着!”
这个时候,正在院子里抱着充气娃娃愉快玩耍的小姑娘突然冲我们叫道:“你俩想打架就随便打吧,不用担心惊动我妈,我妈晚上睡觉特死,根本醒不了。” 叫完以后,小姑娘顺便还冲我招呼道:“你那会儿放的那首什么小苹果的音乐,真好听,可以再给我放一遍吗?” 小姑娘几句话,提醒了我。是啊,我刚才用手机播放“小苹果”都没把神婆吵醒,现在揍奏朋友,就更不可能把她吵醒了。 我冲小姑娘微微一笑,表示感谢他的友情提示。然后掏出手机,为小姑娘播放了那首“小苹果”,以表示我真诚的谢意。 做完这一切,我回首看着朋友,对他一顿猛揍……
揍完丫之后,我也挺累的,就坐在地上休息喘气。而朋友也被揍的挺惨,躺在我一边哼哼唧唧。 过了一阵,朋友缓过点气来,对我喘道:“小弓,你妹的,你丫下手真特么的狠。” 我说:“我让你坑老子,把老子骗到这地方,尼玛的各种诡异。” 我骂完之后,朋友突然伸手搭在我的后背上,说道:“弓子,谢了!陪我趟这趟浑水
哎,其实我和我这朋友关系挺好,差一点就达到基友的程度,互相丢肥皂玩了。 我站起来,顺手一把将躺在地上的朋友也拽起来,说道:“得了,明天早点去村长家走一趟,完事了咱们早点回去。我有种直觉,一直待在这地方,迟早要出事。” 说完以后,我准备扶着朋友回房睡觉了。我并没有告诉朋友,西方那三尊神像瞪我那一眼,省的把丫吓着了,又偷偷摸摸的坑我。 就在我们前脚敢迈进门槛的时候,院子里的小姑娘突然叫道:“你俩今晚别睡了呗,陪我玩耍吧。”
我回首看着小姑娘,疑惑道:“折腾了一晚上,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啊,你不睡觉?” 小姑娘一面摆弄着充气娃娃,一面跟我说:“我晚上从来不睡觉的。我妈白天把我盯得那么紧,我只能在晚上趁她睡觉的时候,出来玩耍。” 哎,此时此刻,我又感受到了神婆对他闺女的深深伤害,不由的有些怜惜眼前这个小丫头。 我有些担心的问道:“那你就不怕吵醒你妈,如果吵醒你妈,她发现你晚上瞎折腾,不会揍你么?”
小姑娘跟我一挥手,肆无忌惮的说道:“没事,不是跟你说了吗?我妈晚上睡的特别死,根本吵不醒。” 我疑惑了,我问:“就算睡的再死,你每天晚上这么折腾,就从来没有把你妈吵醒过?” “哎,你可真磨叽呀,一个大男人,怎么瞻前顾后的。”小姑娘老气横秋的叹息道,令我有些哭笑不得。随后她神秘兮兮的告诉我:“天上的雷电都劈不醒我妈,就咱三玩耍一下,能吵醒她吗?”
小姑娘的这句话,让我瞬间感觉有千万匹草泥马在内心奔腾而过。有这么说自己母亲的吗? 我打趣着问小姑娘:“你妈被雷劈过啊?” 小姑娘肯定的点了点头,随后说:“这是我的秘密哦,现在分享给你们,你们不许告诉我妈,她自己被雷劈了,自己都不知道呢。” 小姑娘笑嘻嘻的说着,居然又向我透漏出了一个恐怖的现象,发生在她家院子里的恐怖现象。
以前,小姑娘晚上偷偷出门玩耍的时候,总是小心翼翼,害怕惊动她的神婆妈妈。 但是在几个月前,这个时间要比神婆定下“治富不治贫”的规矩早几天。 小姑娘晚上又偷偷的出门了,她偷偷摸摸的玩到半夜一两点钟的时候,本来月明星稀的天空,突然之间电闪雷鸣。 小姑娘本来以为要下雨了,结果几道闪电突然落在了她家的院子里,屋顶上。那闪电把她家的院子击的尘土飞扬,把她家的屋顶震的瓦砾飞溅……雷声震耳欲聋,把小姑娘吓了半死。 那个时候,小姑娘也忘记了自己半夜偷偷玩耍的初衷,惊叫着跑回屋子,喊她的妈妈。
结果,喊了半天,硬是没有把那神婆喊醒。 而院子里的电闪雷鸣还在继续,小姑娘便战战兢兢地爬上炕,使劲的拍打她的妈。但那神婆却始终不醒。 终于,那电闪雷鸣大约持续了有十几分钟之后,便消停了。 小姑娘偷偷的趴在窗户上看了看院子里的情况,还和原来一个样,并没有被击的破败不堪。刚才的一切似乎只是一个梦而已。 毕竟是小孩子家,发现一切平静之后,也懒得继续去弄醒她的母亲了,又出门玩耍去了。
后来,在接下来的几天,那猛烈的电闪雷鸣总是隔三差五的出现在夜晚。 小姑娘也由开始的害怕,渐渐的转变的习以为常了,甚至到了最后,小姑娘说,她觉得这些闪电一闪闪的落在院子里,还挺好看的。反正每次闪电之后,院子里都完好无损。 听完小姑娘讲述的这件事情之后,我内心对这个地方更加恐惧了,这里为毛会有这么多的诡异。 我正发着呆,想象着那万千闪电,落在这小院子里的场景。小姑娘又叽叽喳喳的叫唤着,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出来。 她说:“怎么样,晚上和我一起玩吧,说不定今晚还会有那些闪电呢,可好看了,你们也见识一下。”
我看了看朋友,询问朋友的意见。朋友倒吸了一口冷气,点了点头。 我便跟那小姑娘说道:“好吧,今天晚上,叔叔就陪你玩。”小姑娘顿时欢呼雀跃。 这大半夜的,我和朋友俩人,陪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玩耍,别提有多无聊了。 应小姑娘的要求,我用手机反复播放这那首“小苹果”。而朋友则搂着那个充气娃娃在院子里继续跳交谊舞,只是舞姿没原先那么优美了。因为我把丫揍的挺惨,浑身肉痛,如果能跳漂亮就怪了。 小姑娘坐在我身边,喜滋滋的摇着脑袋拍这手,为朋友打着节拍。 我无聊的待坐在那里,思绪万千……最后寻思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小姑娘说的那电闪雷鸣还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在今晚,干脆去神婆房间瞅瞅,看看神婆是不是真如小姑娘说的那样,睡的跟死猪一样。
于是,我起身偷偷摸摸的窜进了神婆睡觉的正房。 房间里面,静悄悄的,神婆并没有打呼噜。我挺疑惑的,睡觉死沉的人,一般不都呼噜声特别大吗?这神婆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? 我轻轻的喊了一声:“阿婆?”神婆没有反应。 我稍微提高一点声音,再次叫道:“阿婆?”神婆还是没有反应。 我用正常说话的声音,又一次叫道:“阿婆?”神婆依然没有反应。 我犹豫再三,牟足了劲,用力喊道:“阿——婆———”,结果,这神婆还是没有反应。 卧槽,吼这么高声都吼不醒吗?我寻思,莫非这神婆早已经醒了,只是装睡?莫非她早已发现了我和朋友的反常,所以欲擒故纵?
想到这里,我便对着神婆破口大骂:“老巫婆,老子草你妈。” 结果,我骂的这么狠,这神婆居然还是跟个死猪似的。 莫非不是欲擒故纵,真就睡的这么沉?还是说,我骂的不够狠? 于是,我再骂道:“老巫婆,我想日你闺女,你再不醒,我现在就出去日了啊!” 结果,这神婆他妈的还不醒。
我这人吧,平时遇事就是一根筋。属于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,不见棺材不落泪的。 发现怎么叫唤都弄不醒这神婆,我打算用肢体动作,把她弄醒。 于是,我窜到炕沿边,抬手拍了拍神婆的脸。这不拍还不要紧,一拍出大事了。神婆虽然还没醒,但我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。 就在我的手刚刚触及神婆脸面的时候,我居然没有感受到神婆鼻孔里吹出的气息。 我内心一惊,僵在了那里,神婆死了吗?
我实在难以接受,神婆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死亡。她死的这样离奇,这样的莫名其妙,实在是令我内心感到无比的恐惧。 我把手伸进神婆的被窝……别想歪,我不是要亵渎死者的尸体,我只是想要探索一下神婆的心跳是否还存在。有些时候,没有了鼻息,并不能证明一个人的死亡。要证明一个人是否死亡,要看心跳脉搏。 说实话,我挺不愿意神婆就这样死掉的。虽然她透着种种古怪,但是你不觉得,神婆就这样死掉的话,会显得更加诡异吗?
我的手在神婆的被窝里一阵摸索,终于探索到了胸口心脏的部位,但同时也触碰到她了那里。
虽然这神婆人老珠黄了,但我一个光棍了将近三十年的屌丝,何时有过这种体验。
所以,瞬间有一种触电的感觉传遍全身,感觉口干舌燥。
我暗骂一声“卧槽”,便慌忙把手从被窝里抽了出来,硬是没来得及感受一下神婆的心跳频率。
他妈的,这老娘们儿居然裸睡。
平复了一下刚才的躁动情绪,我觉得我不能这样去探索神婆的心跳频率了。
暂且不说,我若再次触碰到这老娘们儿的胸部的话,是有多么的重口味儿。最主要的是,如果这老娘们真的已经死掉的话,我这他妈的是有多晦气呀?万一她跟我整个阴婚啥的,还不如我一直打光棍呢。
想到这里,我慌忙给神婆作揖道歉:“抱歉抱歉,我不是有意冒犯,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死透了没有。”
道歉之后,心理压力稍微减轻了点,便突然感觉自己刚才的行为真他妈蠢。
“你他妈完全可以抓着人家的手腕,探一探人家的脉搏啊!为毛非要去人家胸部,探人家的心跳!”内心默默的暗骂自己一顿后,抓起神婆的手腕,开始探她的脉搏。
我向各位保证,我刚才绝对不是故意触碰到神婆胸部的。我只是太过紧张,导致思维有些混乱,所以才傻乎乎的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。
好了,闲话少说,言归正传。
当时我抓着神婆的手腕,揉捏了一阵之后,心里顿时凉飕飕的。
是的,神婆真的死了!鼻息没有,脉搏也没有!
我慌忙扔下神婆的手臂,掀开房门,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屋子。我觉得,或许神婆的屋子里有什么未知的东西吧,一定是那种东西杀死了神婆,杀的神不知鬼不觉。
冲出屋子以后,我本来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院子里玩耍的那俩位的。 但是,当我看到小姑娘坐在那里,摇着小脑袋、拍着双手为朋友的舞姿打节拍的样子,是那么的纯真无邪。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,童年本来就如此不幸的小姑娘,我该如何告诉她母亲死亡的消息。 这时候,小姑娘也发现了我,回头冲我笑道:“你怎么了?慌慌张张的。” 我强挤出一丝笑容,告诉小姑娘:“没事。” 虽然隐瞒了小姑娘,但这件事情,必须告知朋友。
所以,我坐回到小姑娘身边以后,跟她说了一句:“叔叔想看你和芭比娃娃跳舞,给叔叔跳一个吧。”便把她给支开了。 小姑娘跑过去,从朋友手里接过那个充气娃娃以后,朋友便一瘸一拐的来到了我身边,向我问道:“刚才……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那么慌张!” 看来,我刚才的失态,朋友已经注意到了。 我告诉朋友:“刚才,我发现那神婆,似乎是死了!” 朋友愣了一下,随后问道:“死了吗?怎么死的?” 我说:“我不知道,或许神婆的屋子里,进去了某种未知的东西,杀死了她吧。”说完我的猜想以后,我向朋友建议道:“我觉得我们应该立刻马上离开这攒院子了,这里太古怪了,多待一会儿,就多一份危险。或许那种未知的东西,现在已经在你、或者我的身后,准备对我俩下手呢。下一个死亡,也许会是你、或我!”
我说完以后,朋友脸色顿时煞白,左顾右盼的四下观望了一阵,迅速的向我这边靠了靠。而后说道:“弓子,你别吓我。应该没这么悬乎吧。” 我说:“我吓唬你干嘛,我的直觉就是那样的,我们赶快离开吧。” 朋友抬手制止我说话,愣在那里似乎在思考什么。看到朋友这样无动于衷,我实在有些着急了,怒道:“快他妈的走吧,还杵在这里干毛啊!” 这时候,朋友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我,说道:“我觉得,那神婆或许根本没死。”
没死?我疑惑了,朋友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我争辩道:“绝对死了,鼻息、脉搏全没有了,我亲自探到的。” 朋友完全没有理会我说的这些,只是指着院子中央正拖着充气娃娃蹦蹦跳跳的小姑娘,说道:“那小丫头说了,她每天晚上偷偷的出门玩耍,从来没有被神婆发现过,而且那么声势剧烈的雷电,都无法把神婆吵醒……你,不觉得奇怪吗?” 朋友这样一说,我顿时恍然大悟,内心更加紧张了,看着朋友问道:“莫非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 朋友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或许,这神婆晚上就是死的,一到了白天就活了。否则的话,为什么她在晚上从来没有被吵醒过?不管什么情况,都不会吵醒……这,只有死人才这样。”
卧槽,晚上是死的,白天是活的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这神婆,她到底是什么? 不管是什么,总之她一定不是人!而我,居然在思绪混乱的情况之下,袭了她的胸……这,这他妈不会摊上事儿吧。 不行,不管怎样,我们还是要尽快离开这里,太他妈的诡异了。 “走吧,再不走的话,老子把你拖走!草。”我要离开的心情更加迫切了,火急火燎的跟朋友催促着。 朋友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走吧,今晚咱们在我车里对付一夜,明天早上去村长家走一趟,暂时不在这神婆家里待了。再待的话,我估计你又要揍我了。” 合计好之后,我看了一眼院子中央欢快的小姑娘,一阵纠结。最后想想还是算了,我和朋友悄悄溜走就行了。这小姑娘毕竟是神婆的闺女,关我屁事啊。
然而,在我朋友准备离开的时候,月明星稀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,紧接着就是一阵电闪雷鸣。 仅仅是眨眼之间,十几道闪电伴随着“轰隆隆”的剧烈声响,落在了那个不是特别宽大的院子里。 这时候,那小姑娘也停止了蹦跶,双手捧着那个充气娃娃挥舞着,冲着我和朋友喊道:“快看啊,这些闪电又出现了,好漂亮啊!” 小姑娘充满稚气的童声夹杂在滚滚雷声中,一道道的电光映衬着那个充气娃娃的僵硬脸庞……这一切,都把这狭小的院子渲染的阴气深深。 再想到正房里面还躺着一个夜晚就会死去的老太婆,我内心压抑的差点崩溃。 慌忙拽着朋友的胳膊,拉着他向着院子外面跑去,朋友可能被吓傻了,任由我拽着,嘴里喃喃道:“那小丫头说的都是真的……小丫头说的都是真的……”
冲出院子之后,我拉着朋友跑出了很远,才敢停下来喘口气。 而朋友依旧呆呆的喃喃着:“那小丫头说的都是真的……小丫头说的都是真的啊……” 尼玛,朋友这怂包,是真吓傻了。我慌忙抡起巴掌,往朋友脸上狠狠的抽了几把,可算是把这货抽醒了。 而这时候,我突然发现,院子外面的天空依然是月明星稀,似乎那些电闪雷鸣只是针对神婆她家的院子。 朋友回过神来以后,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跟我说道:“弓子,回……回车里去吧……太……太恐怖了!”
朋友的车子停在村口,而我们现在距离村口还有一段距离。 我和朋友互相搀扶着,深一脚浅一脚的踏在乡间的小路上,路俩旁的草丛树林里传来阵阵的虫鸣鸟叫,听起来那么阴森。 终于走到了村口,我和朋友加紧步伐向着不远处的汽车走去。 渐渐的接近了汽车,却突然发现汽车旁边似乎有一道矮矮的身影。那么矮,应该是一个孩子,但绝对不是神婆她闺女,神婆她闺女比这道身影瘦小。
我和朋友匆忙停住脚步,不敢再向前迈出一步。就这样呆呆的看着那道瘦小的身影,而那身影似乎也在看着我们。 就这样对视了好久之后,我和朋友有些不知所措了。 突然,那身影却渐渐的向我们走了过来。 随着这身影的接近,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,咽了一口唾沫,压低声音向朋友嘱咐道:“准备揍丫的,揍完了再说它是什么。” 朋友紧张兮兮的点了点头。 而这时候,那人影却停止了步伐,开口说话了:“快回去吧,千万别被那位神婆给你治了病……快回去吧,千万别被那位神婆给你治了病……” 他一直就是重复着这句话,那声音听起来……听起来彷佛就是一个人刻意的捏着嗓子说出来的,听起来令人感到极不舒服。
那低矮的身影,就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重复着那句话:“快回去吧,千万别被那位神婆给你治了病……快回去吧,千万别被那位神婆给你治了病……” 他那独特的、如同捏着喉咙一般发出的声音,夹杂在乡村夜晚的虫鸣鸟叫声中,给人造成一种极大的心里压迫感。 我和朋友紧张兮兮的僵在那里,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他,不敢轻举妄动。 就这样僵持了好久之后,我突然觉得,他的声音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这种熟悉,并不是说,我曾经听到过这种仿佛捏着喉咙说话一般的声音。而是他说话时候的那种声调语气,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。 在这种熟悉感觉的驱使下,我下意识的问道:“你是谁?我是不是认识你?” 突然,他听到我的问话之后,身形微微一颤,明显有些惊慌。 紧接着,他闭嘴不再说话了,不再反复的重复着那句:“快回去吧,千万别被那位神婆给你治了病……快回去吧,千万别被那位神婆给你治了病……”而后,便猛地转身,向着远处跑去。
我本来打算,追上那人影的步伐,探探那人影究竟是谁的。 但是,随着那低矮人影的离去,朋友这怂包居然俩腿一软,跌在了原地,一把拽住我的衣襟,哭喊道:“弓子,别……别追,丢下我一个人,我害怕!” 结果,我和朋友拉扯的这一会儿时间,那人影已经逐渐的消失在了茫茫夜色。
我当时挺气愤的,忍不住骂了句:“我草。” 可朋友这坑逼就跟没事儿似的,也不搭理我,自顾自的坐在地上喘了一阵气,便起身招呼我回车里睡觉了。 这大半夜的,肯定是追不上那低矮的人影了。挺无奈的,我只好跟着朋友上车睡觉了。 躺在车里,我怎么也睡不着,一直在寻思,刚才那低矮的人影到底是谁?为什么他说话时候的声调语气那么熟悉? 想了好久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。 于是,我推了推朋友,问他:“喂,你不觉得刚才那身影的声音,听着很耳熟吗?”
朋友本来已经快要睡着了,听了我这句话之后,他喃喃道:“耳熟个屁,我从来没有听过哪个傻逼的声音会是这样,听着真他妈的的瘆人。” 我向朋友解释道:“不,我不是说他那种仿佛捏着喉咙说话似的声音耳熟,我是说他说话时候的那种声调语气,是不是特别耳熟。” 朋友迷糊道:“睡觉吧,这一晚上折腾的够呛,听不懂你说什么。” 我特希望通过朋友,来猜测出那低矮人影到底是谁。所以我再次推了推朋友,使他清醒一点,耐心的向他解释道:“比如你,平时说话就是那样的,但如果你自己把自己的喉咙捏住来说话,声音就会变。虽然声音变了,但你长久以来养成的那种语气声调的习惯,却是无法一下子改变的……这样,你知道我想要表达什么了吧?” 结果,回应我的是一阵鼾声。
卧槽!无奈的骂了朋友一句,自己又稍稍的琢磨了一阵,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猜想。 或许,那低矮身影说话时候那种仿佛捏着喉咙似的音质,其实是他刻意的绷紧喉咙发出来的,并不是他本来的音质。而他这样做,应该是为了避免我们通过声音辨认出他的身份。但是他没想到,他虽然刻意的改变了声音的音质,却无法改变自己说话的声调语气。 所以,在我感受到那种声调语气的熟悉感之后,下意识的问了:“你是谁?我是不是认识你?”……那时候,他觉得自己刻意的隐藏败露了,所以落荒而逃。 有了这个猜想之后,我觉得我似乎马上就可以发现那身影到底是谁了。
那低矮的身影,从身形来看,应该是一个小孩子。而我活到现在,认识的小孩子并不多,除了神婆她闺女以外,还认识七八个小孩儿,都是我亲戚家的娃娃。 我默默的回忆着每个娃娃说话时候的声音。想象着他们,如果绷紧自己的喉咙说话,发出的声音会是哪种种效果。 然而,每个娃娃的声音都在脑海里回忆模拟了一次之后,却始终无法发现哪个孩子绷紧喉咙说话的时候,会和刚才那道身影的声音有所相似。
实在猜测不出那人影到底是谁,我也就懒得猜测了。 反正他说的那句“快回去吧,千万别被那位神婆给你治了病”也没用多大的意义。我本来就不打算让那神婆给我治病了,那神婆那么诡异,我还怕摊上事儿呢。再说了,就算我想要人家神婆帮我治脸,人家神婆还不一定乐意呢,人家现在是治富不治贫。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凌晨四点半多了。这一晚上折腾的确实够累的,我头一仰,便睡了过去。 刚睡了一小会儿,就听见朋友的喊叫声了:“天亮了,赶快起来,陪我去探访一下村长家。”
首页 本页[1] 下一页[2] 尾页[6] [放入我的收藏夹]
  鬼故事 最新文章
《鬼魅703》
和合术有福缘者得
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,你听说过吗?
《天朝神经》- 现代百妖录!
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,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
吃蛇之后,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...
【恐怖】一时贪财,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
萌道闻异录(欢喜、爆笑、恐怖)
榴花泪
【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】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 下一篇文章      查看所有文章
加:2016-03-06 13:38:02  更:2016-03-06 13:47:14 
 
360图书馆 母婴/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
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
2019-8-19 21:26:01
  网站联系: qq:121756557 email:121756557@qq.com  小说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