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|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
TxT小说阅读器
↓语音阅读,小说下载,古典文学↓
一键清除垃圾
↓轻轻一点,清除系统垃圾↓
图片批量下载器
↓批量下载图片,美女图库↓
图片自动播放器
↓图片自动播放器↓
古典文学:
现代推荐:
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
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
  小说阅读网 -> 鬼故事 -> 《诡异笔记》有种恐怖叫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偏偏发生了 -> 正文阅读

[鬼故事]《诡异笔记》有种恐怖叫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偏偏发生了[第1页]

作者:寻找大海的尽头AQIA
首页 本页[1] 下一页[2] 尾页[129] [放入我的收藏夹]
#说几件超越你认知的事情#
世界上有些东西,明明不可能,偏偏发生了。
  当人类无法用现有科学常识理解的时候,就变成了“灵异现象”
  最恐怖的不是那些现象
  而是你没有勇气去面对。
  现在,请跟着我,一起去探寻那些匪夷所思的真相
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  “我被大货车碾压了十来次,还能活吗?”
  看着手机微信朋友圈上的诡异文字,我的心脏猛烈一跳!
  这诡异的文字是我的朋友圈里面,一个叫做张大伟的大学同学发来的,本来我们约好了今天下午等我一下班,就找地方去喝点,没想到到了约定的时间,我给他打电话,他关机,失联,微信的朋友圈却突然传来这样一条无比诡异的消息,真的是让我有点措手不及。
  具体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。
  我叫江小河,今年24岁,只是凤天市里的一名普通保安。我做这行纯属“爱屋及乌”,因为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警察,练过多年散打和拳击,可惜大学毕业后每次考公务员都屡战屡败,每次都考不上,我也只好先凑合着干起了保安。
  那天下班后,我给事先已经约好了的张大伟打电话,他本来不是一个喜欢放鸽子的人,可偏偏那天真就放了我鸽子。
 不但放了我鸽子,还在微信朋友圈说自己被大货车碾压了,文字边上还有张类似事故现场的图片,一辆大货车的轮子下,一个男人满脸是血,万分痛苦的张大了嘴,仿佛在大声的呼救。由于照片拍摄的距离比较远,加上男人满脸是血,我也分不出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张大伟,可看到这样的文字,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冲到了街道上,心急火燎的伸手打车。   五分钟后,我刚坐上车,就急忙的对司机叫道,“大兴超市,快!”
不但放了我鸽子,还在微信朋友圈说自己被大货车碾压了,文字边上还有张类似事故现场的图片,一辆大货车的轮子下,一个男人满脸是血,万分痛苦的张大了嘴,仿佛在大声的呼救。由于照片拍摄的距离比较远,加上男人满脸是血,我也分不出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张大伟,可看到这样的文字,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冲到了街道上,心急火燎的伸手打车。   五分钟后,我刚坐上车,就急忙的对司机叫道,“大兴超市,快!”
毫无疑问,张大伟图片上的地点就是大兴超市的停车场附近,这地方我们都太熟了,因为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去那里逛,从寝室到那只需要短短十分钟。
“给你钱,剩下2块钱不用找了!”下了车,我心急火燎的朝事故现场跑去,可是到了那,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。
警察,警戒线,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路人,这些东西别说一个都没有,就是我同学张大伟,我也连影子都没看着。
“到底在搞什么?”我要被气疯了。继续连打五、六次张大伟的手机,可结果仍然是关机。微信上、qq上,给他的留言他也统统没有回,整个人就像发了那样一条信息,然后彻底和外界失联了一样!
这件事真是太奇怪了!
“啪!”
我正想的出神,一只手突然在后面拍了我一下,我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,几乎是出于本能的,我动作十分敏捷的向旁跳开,同时双手用力握拳,腰腿放低,一秒钟就切换到了格斗状态!
“呦,小伙子你还灵活,练武术的吧?”一个50多岁的大妈突然出现在我身后,看到我的反应,表情略带惊讶。
原来只是个普通大妈!吓了我一跳!
没办法,突然碰到张大伟这么奇怪的事情,我又毫无准备,多年的散打和拳击经验让我时刻保持警惕!
这时,见对方只是个路人,我便慢慢放下拳头,轻呼出一口气,挠了挠头,道,“不好意思,条件反射!”
对方细细打量了我一番,笑了笑,道,“小伙子长得真不错,白净,英俊,个子也高,能不能问问你今年多大啊?有对象了没有?做啥工作的?”
我现在可没时间和她瞎扯淡,直截了当的问,“您还有事儿么?没事儿我走了!”
大妈连忙拉住我,“哎呀,对了,差点忘了正事儿!我刚才其实就是想问你,小伙,平时有看报纸的习惯吗?订报纸不,现在订,给你打5折!你不看给家里人看也合适啊。”
“我家不看报纸,不好意思啊!”我一口拒绝,这时,我又想起张大伟的事情,随后又问她,“对了,阿姨,问您一下,这里最近几天太平吗?有没有出车祸什么的?”
对方想了一下,摇了摇头,“没有!我天天都在这儿,别说最近几天,最近半年也没看见和听说有车祸!咋了?”
“没事!谢谢了,那我走了!”
告别了大妈,离开那地方,我回家一宿没睡着。思来想去也弄不清楚在张大伟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而且晚上我又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,仍旧是关机。
据我了解,张大伟不像是个喜欢做恶作剧的人啊,为什么前一天才约了我吃饭,今天就彻底放我鸽子?在微信朋友圈发的那一条消息,又是什么意思?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
带着一脑袋浆糊的疑问,我终于在半夜两、三点钟的时候睡着了,以至于我第二天的早班差点迟到。
这一天下来,我的注意力很不集中,多次走神,临下班前被保安队长叫过去狠批了一顿,说我要是再这样上班开小差,以后就不用上班了!
MD,不就是个队长么,有啥牛气的,等我有一天真考上人民警察,再狠狠收拾你!
不过话说回来,今天一天了,张大伟的手机还是关着,就算他想搞恶作剧也该够了吧?这么闹可没朋友啊!
回到家,胡乱吃了口饭我就躺床上开始玩手机,刚一打开微信朋友圈,张大伟的头像就“唰”的一下蹦了出来!这家伙,内容又有更新了!
这一瞬间,我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再次剧烈跳动了一下,手指也有些颤抖的点开他的空间,突然间,又一条诡异至极的信息再次出现在我的视野之内:2月11日下午2点是我的祭日,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,兄弟姐妹们,一定要记得给我上香!
“当!”
我的手一抖,手机重重摔在地上!
祭日,上香,离开这个世界……
张大伟啊张大伟,你究竟想要干什么!从昨天到现在,我快被他弄疯了。不行!这件事情我必须弄个水落石出不可!
尽管我不是个警察,但我有一颗强烈的好奇心。而且张大伟是我的同学,也是最近几年唯一和我保持联系的同学,我必须得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!
“哧!”
稍后,我点燃了一根烟,冷静下来,坐在床上默默的思考着。
2月11日下午2点,那正是我昨天下班的时间。那时候,我给他打电话,他关机。随后他发出一张类似车祸现场的照片。如果说那时他真的遭遇了不幸,那么,为什么现场卖报纸的阿姨说那里并没有发生车祸?而且,就算他出了车祸,已经死亡,今天微信上的内容又是谁发的?
如果他没有出车祸,或者他出事儿的地方不是中兴超市,他的伤也没有那么重,不至于死亡,他为什么又说昨天是他的祭日?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是什么让他胡言乱语,精神错乱?
这些问题的答案,都是我立刻想要知道的。所以我要去一趟张大伟的家,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了。
想到这里,我马上穿衣服出门,开着我那辆足足跑了15万公里的二手微型面包车,就朝张大伟家赶去。
然而,30分钟后,当我第一时间敲开张大伟家的门,我见到的,却是一个披头散发,脸色苍白的女人。
“你找谁?”她空空洞洞的声音仿佛不像人间所有,而是从地底下传过来似的,冰冰凉凉,不带一丝感情。
“我……这是张大伟家么?”这一刻,我看到眼前女人的脸上,同样也很冰冷,没有任何表情,甚至比她的声音还要冷淡!
“张大伟……张大伟!”女人沉默了一下,突然间……
她的一句话,彻底让我整个后背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!
“张大伟,两年前已经死了!2月11日死的!”
死了?两年前?又是2月11?
那这两年和我打电话,一起吃一起玩一起闹的人又是谁?
我的瞳孔瞬间放大!
第二章. 死人?活人?
“张大伟,两年前已经死了!2月11日死的!”
坐回我的微型面包车里,我的脑子里面一直不断回荡着这句话。此时此刻,我是烟一根接一根不停的抽,手心里的冷汗一滴接一滴不停的冒。
巨大的恐惧像潮水一样彻彻底底、完完全全的包住了我,大脑里面一片空白,我无法思考,手还有些抖,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总之全身发冷脖子发硬,甚至每抽一口烟,我都得向周围的车窗看一眼,就怕突然伸出个人脑袋什么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。
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,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天已经全黑了。
“先回家再说吧!”我心想。这时,拧了一下车钥匙,我的面包车发动机发出“嘎吱嘎吱”难听的声响,可是却打不着火了!“
“你妹的!出故障也不挑个时间,偏偏在这种时刻!”试着再次启动汽车,“嘎吱!”面包车剧烈摇晃了一下,竟然彻底熄火!我再用钥匙去拧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“完了!”我心想。
怎么眼前的画面越来越像恐怖电影里的情节,可我知道自己现在所经历的一切绝对不是拍电影!尤其下了车之后,吹来的凉风让我大脑一片清醒,幸好张大伟的家是个人气旺盛的小区,牵狗遛弯的,吃完晚饭散步的,坐在树下乘凉的,不在少数。
点燃一根烟,我振作精神,有些茫然的向小区门外走。
“没办法,看来今天只能先找个旅馆住了!”
身上没揣多少钱,如家、7天这样的快捷酒店我也住不起。找来找去最终我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找了一个价格不贵,环境也还算不错的小旅馆,住了进去。
晚上8点多,洗了个澡,我终于可以头脑冷静的躺在床上,仔细的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首先,今天我去的地方的确是张大伟家里没有错。
其次,之前和我一起玩,一起喝酒的人,的确也是张大伟没错。因为从小到大,张大伟从来没提过他有一个孪生弟弟,更不可能有什么长得像的两个人,那样的情节发生在我身上的几率只有1%。
第三,张大伟家里的那个女人,看年纪应该是张大伟的长辈,再大胆一步假设,她就是张大伟的妈妈或者姑姑、大姨之类的,她为什么要说张伟在两年前,且正好是2月11日那天,死了呢?想来想去,唯一能解释通的答案,只有一个,那就是:她在撒谎!
她想隐瞒什么?还是说,她的精神受了刺激,已经不正常,开始胡言乱语?如果是后者,根据直觉,我认为在张大伟的身上,也就是2月11日那天,一定发生了极度不寻常的事情。否则张大伟绝不会电话关机,又在微信圈接二连三的发出违背常理的文字。
想通这些,我觉得这件事情也没有啥了,恐惧之意也开始慢慢消退了。困意涌上来,迷迷糊糊我就睡着了。
第二天我退房的时候,前台登记收款处换了个小姑娘,我刚说了声,“我要退房”,对方忽然“咦”的一生,问我,“请问,你是不是江小河?”
“是的。你是?”我细细打量了一眼,对方皮肤白皙,脸蛋干净,长发垂于双肩,额前的斜刘海打理的非常时尚,眼睛大大的,就像卡通片里的公主,标准的美女妹纸一枚,不过想来想去我也想不出来她叫什么,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“嗯,是我啦,我是李梦竹,你忘啦?我比你小两届,大学时学的是法律专业。”对方略微低下头,表情有些害羞的样子。
“法律系?李梦竹!哦,想起来了。”我点了点头,“我们以前说过话,在图书馆你还问我借过书,我没记错的话,那时候你是齐耳短发,是不是?”我的记性一向不错,她这么一提醒,我马上想起来了。
“嗯嗯!”她表情开心的点了点头。稍后我们又随便聊了聊大学时的事,她突然红着脸问我,“你怎么一个人跑外面来住了?没……没和你女朋友一起来?”
“我单身!”略微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,我道,“说来话长,我还有事情要办,得先走了。”
  “你去哪里啊?那先给我留个电话号吧,以后有空一起吃饭啊,方便么?”
“行,我得去一趟张大伟家,就是上学的时候整天逃课的张大伟,你应该也知道。”
“我知道他。”说起张大伟,李梦竹忽然非常不屑的撇了撇嘴,表情非常可爱的道,“他外表和上大学的时候差不多,没怎么变,不过他明显不认识我了,好几次管我要电话号呢,我都懒得理他。”
  “哦?”听到这里,我又不着急走了。现在凡是张大伟的事情,我都有兴趣知道,而且我感觉李梦竹应该还有下文。
果然,李梦竹这时看了我一眼,接着道,“你是不是很好奇他在哪里管我要电话号的?”
点了点头,我说,“是。”
沉默了一下,李梦竹白嫩的脸上,不屑和厌恶的表情更明显了,“其实,他每个月都得带三、四个不同的女孩来这里过夜。有几次退房后,他总是和我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,这样的人,我劝你离他远点才好。他要是还继续这样下去,早晚有一天会得病!”
我苦笑了一下,张大伟是个色狼我是知道的。可是他经常带女孩子来偏僻的地方开房,这种事他不说,我又上哪知道去,再说现在这社会,这种事我早就司空见惯,我不认为一个色狼就不适合做朋友,至少张大伟对我还不错,吃饭总是抢着结账,对于一些事情的看法,我们也还算谈得来。
我所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。深吸了一口气,我问李梦竹,“他最后一次带女孩来这里过夜,是哪天,你能想起来么?”
李梦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,似乎想知道我为什么关心这个。不过还是乖巧的告诉我,“好像是前天。对,就是前天,那天他一大清早就来了。”
前天,就是2月11,果然有线索!而且通过和李梦竹的聊天,我几乎百分百的肯定,昨天晚上张大伟家里的那个女人,就是在说谎!张大伟根本没有死!
我心下一喜,又连忙接着问,“请你帮我仔仔细细的想一想,那天,在张大伟和那个女孩的身上,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?张大伟的精神,正常不?”
“正常得很。”李梦竹说,“当时他一个人先来开的房间,而且还问我晚上有空不,他想约我一起去看电影,我没理他!”
“也就是说,他订的只是半天房,对吧。”
“对。”
我皱了皱眉,张大伟一切都是按照原计划进行的。上午和女孩子约会,下午和我吃饭,晚上再约美眉去看电影,这行程安排的多紧凑啊,为什么后来又突然间打电话不接了呢?在这中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?
就在这时,李梦竹似乎又想起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,表情也显得恐惧起来。
看到她这个表情,我的心猛然一紧。
第三章. 恐怖的谜团
李梦竹仿佛想起了什么,身躯突然间抖个不停,我连忙伸出五指,在她眼前晃了晃,她却视而不见。我只好拉住她暴露在空气之中,白皙光滑的胳膊,帮她稳定情绪。
大概过了两分钟之久,李梦竹才恢复了常态,我放开她的胳膊,在她耳边轻声的道,“你别怕,不管发生了什么,我都能保护你!我们可不可以慢慢的把那天你见到的事情,全都说出来?”
李梦竹微微点了点头,抓起一个杯子“咕噜咕噜”喝了几口水,然后才缓缓地道,“那天本来一切都挺正常的。后来……下午……”
“下午,发生了什么?不着急,慢慢说。”我柔声的问。
李梦竹又喝了口水,情不自禁微微拉住我的手,仿佛这样才有安全感的道,“后来中午吃完饭,大概是下午一点半左右,2楼的楼上,突然传来一身闷响,就像一个人,或者什么重物狠狠掉在了地上似得!尽管我们这里的隔音不太好,可是这种声音,还是很少见的。”
“然后呢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。
李梦竹道,“午休时间一般都很安静,楼上的房间突然传来这么一声,说实话,当时我和我三姑,也就是开这家旅馆的老板,我们俩立刻都在第一时间冲上了楼。”
“接着,你们看到了什么?”
“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李梦竹突然顿了一下。这一刻,直觉告诉我,接下来李梦竹要说的话,一定是最关键的东西。于是我沉默着,等待她继续往下接。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梦竹终于鼓起勇气看着我的眼睛,道,“我,当时我看到的东西,说出来你不一定会相信!”
“你说吧,我肯定信!”我安慰她。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子,我想再怎么诡异的事情我都可以接受。因为从张大伟不接电话的那一刻开始,我的世界观就已经开始有些紊乱了。
那么,李梦竹当时到底看到了什么呢?
“我和我三姑刚一冲到二楼的走廊,眼前就突然间黑了。那种感觉就像突然走进了电影院,而电影,刚刚开场!”
“电影院?”我皱了皱眉,尽管李梦竹在开口之前,我已经有了准备,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李梦竹会有走进电影院的感觉。但我脸上一点也没表露,只是朝她点了点头,示意她继续往下说。
得到我的鼓励,李梦竹明显脸色一缓,语调也比之前流畅了许多。“那一瞬间,我和我三姑全都愣住了,当时我们互相对望着,奇怪的是,我们身后有一道不知从哪里射来的光,竟然能勉强看到对方的表情。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就在我反应过来应该先寻找这道光束来源的时候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场景。”
“场景?”我一愣。
李梦竹点了点头,“其实我也形容不好当时我和三姑看到的究竟是什么,总之我说了,就像在看电影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场景。这个场景很真实,可是感觉还是像在看电影,抓不到,摸不着的感觉。”
“也就是说是一个虚拟的场景,是么?”
“是。”
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“我看到……我看到……”说到这里,李梦竹的语气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连续说了五、六个“我看到”,然后才能继续往下接,“我看到的是一个强……强暴的画面。”说到最后,李梦竹的声音小的就像蚊子,整张俏脸也一直红到了耳根子,头低着,不敢和我对视。
“哦。原来是这个。”毕竟我和李梦竹也不算太熟,她突然说起这件事,我也有些尴尬。稍后,我故作无事的耸了耸肩,“看来是那个强暴的画面吓到你了吧?”
李梦竹摇了摇头,“不是。是那个男人在强暴那个女人时,脸上的表情……吓到我了。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一张阴险毒辣,狰狞扭曲的脸。而且那张脸,一开始我没看出来,后来我发现,那个男人居然是张大伟!”
张大伟?
我听得心下一颤。
怎么什么事情都和张大伟扯上关系。在张大伟的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?
这时我想起一件事,道,“张大伟当时不就在旅馆的房间里面么?为什么又出现在二楼走廊的“电影”里呢?而且二楼走廊能自己放电影这件事,我也不是很理解。你能说清楚一些吗?”
李梦竹道,“对,我之所以说我看到的是电影,就是因为张大伟在强暴那个女人的时候,地点并不是在旅馆里,而是在某一个人的家。至于那是张大伟的家,还是被害女人的家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事情越来越诡异了,情不自禁捏了捏下巴,我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。而且无法理解这旅馆的二楼为什么自动放电影。
想了半天,我问她,“那么,你看到了张大伟,被害者是谁,你看清楚了吗?”
李梦竹摇了摇头,“没有,因为张大伟一直把她压在身下,由于角度问题,我只能看到张大伟的脸,却看不到女人的样子,只知道她是长头发。”
“好,然后呢?”
“然后电影就突然终止了。眼前又重新恢复了光明!接着我发现,我还是站在走廊上,刚刚我看见的一切,就跟幻觉似的。甚至我无法确定,我是不是真的产生了幻觉。”
“还真的是在看电影!我苦笑了一声,道,“接着?”
“接着张大伟所在的二楼房间内,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!那声音……特别尖锐,我想,那是一种女人在遇到极度慌乱、极度恐惧的事情时,才能发出的声音,有一次半夜回家我看到一只老鼠,也是这么叫的。”
“继续说!”
李梦竹道,“听到这声尖叫,我本来想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当时我的双腿一点也不听使唤了,可能因为之前看到的张大伟的表情实在太吓人了吧,所以那时候我根本就不敢靠近张大伟的房间,我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,又重新下楼了。我三姑也是这样。后来我们交流了一下,当时我三姑也说,她也看到了张大伟强暴那个女孩的画面,至于为什么能看到,我们不敢去细想,就当是在做梦吧!”
想了想,我说,“那张大伟最后是几点退的房间?”
“他根本没有退房!”李梦竹仔细回忆着,道,“那天下午后来人就比较多了,我和我三姑根本忙不过来,所以等到我们闲下来的时候,基本上已经是晚饭时间了。”
“他没退房,就突然悄悄离开了?和他一起的女孩呢?”
“不知道。”李梦竹摇了摇头,“人当时太多,我也没有注意。不过后来等我想起来的时候,他们俩个人的确都没在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。”
“那你这里有监控设备吗?”我问。
“有。你要看吗?”
“如果可以的话,那当然最好!”我点了点头。
李梦竹沉默了一下,突然狡黠的笑了笑,“让你看没问题,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!”
“什么条件?”
“你对张大伟的事情这么感兴趣,到底为什么?还有,你也不是警察,为什么和我说话总是一副办案的口气?尽管很爷们儿,可是,你必须得告诉我原因,否则我不会再帮你了!”
我犹豫了一下。实话实说道,“其实我从小到大就想当个警察,要不然也不会去干保安,而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和我有关的,我很想通过这件事情,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办案的能力。再加上不管怎么说,张大伟也是我同学,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又这么奇怪,所以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不可。”
李梦竹略微着急的问我,“知道了。那你到底要不要告诉我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?”
“行是行,不过你得有个心理准备。因为这件事情从一开始,就不按常理出牌。你别到时候吓得哇哇哭啊!”我半开玩笑的说。
“你就说吧。其实我胆子还挺大的,而且这不是还有你呢么?没事,说吧!”
接下来,当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和李梦竹从头到尾、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后,果然不出我所料,李梦竹俊俏白皙的脸上,显得更加苍白,毫无血色,身躯也开始微微发起抖来。
“这真是……匪夷所思,太让人吃惊了。”
我道,“你怕了吧?怕的话,就别再继续参与这件事情了。让我自己去查!”
李梦竹摇了摇头,“怕!但听你说完了这些,我也感到更好奇了!在张大伟的身上,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情呢?不弄清楚,我睡不好觉,反正我也参合进来了,调查这件事情就算我一个吧,好不?”
见她表情非常坚决,我还能说啥呢?只好点了点头,“好吧。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看看监控了?我最想知道的是,张大伟,到底是几点钟离开的!”
第四章.        无比诡异的监控录像
我和李梦竹看了2个多小时的监控,从头到尾看了七、八遍,张大伟几点钟进来的我倒是看到了,可是看来看去,我们也没看到张大伟到底是几点离开的。
整件事情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了起来。
我和李梦竹都久久说不出话。
稍后,李梦竹把监控重新放了一遍,时间显示下午15点47分的时候,一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女孩表情慌乱,几乎是站不稳路,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旅馆大门。李梦竹说,“这个女孩就是张大伟的情人,你看,当时她是自己走的。”
我仔细盯着屏幕,道,“注意看她表情,你想说什么?”
李梦竹道,“她当时很慌,头发也乱蓬蓬的,就跟……见鬼了似的!”
我想起一事,道,“对了。你这儿只有大厅的监控么?二楼走廊上的监控有没有?”
李梦竹点了点头,道,“也有,不过我不知道好不好用了,一般我们常用的,都是大厅进出口这个。”
“你找一找吧!”
10分钟后。
我和李梦竹开始看当时二楼的监控录像。
刚开始没有任何问题,张大伟神情自然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,没有任何奇怪之处。接着,穿白色短裙的女孩来了,低头拿着手机似乎给张大伟发了一条消息,直接走到了207房间门口。
门开了,张大伟笑着给女孩开了门,并且揽着她的腰,两人轻轻吻了一下,接着关上了房门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越接近下午一点半,我就越是紧张。因为刚刚李梦竹所讲的,在走廊里看到“电影画面”的时间,正是下午。那么,如果李梦竹所说都是真的,监控会录下来整个过程吗?
监控上的时间显示到下午13:28分时,我和李梦竹的呼吸同时急促了起来!
因为就在这个瞬间,207房间的大门打开了,张大伟一脸满足和惬意的走了出来,朝二楼的拐角处走去。看到这儿,我连忙问,“他去干嘛了?”
李梦竹道,“那边有个自动贩卖机,应该是去买水了。”
“几分钟能买回来?”我感觉我的手心有点微微出汗。
“拐过去就是,很近,最多两分钟!”
13:31分,张大伟的身影并没有出现。
13:40分,张大伟仍旧没有出现。
13:44分,张大伟像是凭空蒸发了!
13:47分,监控上的画面突然一黑!与此同时,我的心也跟着猛烈一跳。应该是这时候了,李梦竹当时看到的“走廊电影”,会出现在监控里么?
啊!
下一刻,李梦竹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!
而我也是脊椎一凉,险些叫出声!
13:48分,画面上并没有出现李梦竹描述的场景。而是一个满脸是血,长发凌乱的女孩,整张大脸,突然占据了整个监控镜头!
         最让人恐惧的是,这个女孩竟然没有眼珠子!
         白色的眼眶里面,大滴大滴的向外淌血,无论是谁,就算平时胆子再大的人,骤然间看到眼前这个画面,都会倒吸一口凉气!
         李梦竹情不自禁低下头,再也不敢看了。她紧紧拽着我的胳膊,因为手指太用力,指甲甚至刺痛了我的肉,不过这样一来,我反倒清醒了。赶紧又把目光继续投向了监控!
         画面又是一变!
         刚刚是没有眼珠子,脸上不断淌血的女孩,这次却切换到一只苍白的手,不断的向上抓,不断挣扎,占据了整个画面!
         这又是谁的手?是那个满脸滴血女孩的么?这个画面想表达什么?为什么两个画面穿起来,看上去像是被人谋害后发出的求救信号?
         13:50分,没眼珠的女孩和苍白的手,画面在两者之间不断切换。
         13:52分,画面切换的频率越来越快,简直让人看的喘不过气!
         13:57分,漆黑的画面戛然而止!没眼珠的女孩和苍白的手,同时消失!监控又重新恢复了正常,这一刻!仍旧是那条熟悉的走廊,可是整个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!
         从13:47分到13:57分,短短的十分钟内,的确如同看了一场十分恐怖的微电影,可是为什么,监控里的画面和李梦竹所描述的画面,完全不一样呢?
         这里面一定藏着什么我不知道的猫腻才对!
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梦竹总算稍微镇定了一些。
         我问她,“我想去张大伟那天入住的207房间看一看,行不行?”
         李梦竹摇了摇头,“现在不行,里面有客人,等房间空的时候我带你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好吧。”我略微无奈的点了点头。“那我先走了,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办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去哪?”李梦竹好奇的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还得再去一趟张大伟家!”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        从旅馆走出来,点上一颗香烟,我把前前后后的经历缕出一条线。
1.  事情是从昨天,也就是2月11日开始的,我下班的时间是下午2点。那个时候,张大伟还在和女孩子开房。而当时13:30分左右,张大伟从房间里面出来,根据李梦竹的推测,他极有可能是去买水,可是2分钟的路,他却用了10多分钟还没有回来。
2.  就在张大伟离开房间的这段时间里,李梦竹在走廊上看到了“强暴电影”,但通过监控录像,这段时间里的画面确是一个没有眼珠子,满脸流血的女孩,在拼命挣扎。
         3.  14:30分,我下班,给张大伟连续打电话,张大伟关机,失约,失联。
         4.  14:45分左右,张大伟通过平板电脑,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条诡异的信息:我被大货车碾压了十来次,还能活吗?我去了现场,但那里几个月来一直太平无事,并没有发生任何车祸!
5.15:37分左右,和张大伟一起开房的女孩表情恐惧的独自离开旅馆,张大伟不知所踪。
6.  2月12日下午14:30分,张大伟第二次更新微信朋友圈:2月11日下午2点是我的祭日,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,兄弟姐妹们,一定要记得给我上香!
7.2月12日晚上18:30分,张大伟家里头发蓬乱的中年女人,告诉我张大伟两年前就已经死了。
……
事情发展到现在,每一件事情都匪夷所思,所有谜团的线索都在张大伟身上,找不到他的话,我一个都解不开。不过幸好,我还有一处可以着手的地方,那就是张大伟家里的那个中年女人。所以我必须再去一次张家,以确定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精神上出了什么问题。
一想到这里,我就按耐不住,立马朝张大伟家二次“出击!”
“当当当!”飞快的来到张大伟家,深吸了一口气,我开始敲门。
很快的,门就“嘎吱”一声,开了。
突然间,一把亮闪闪的菜刀伸了出来,我下意识的往后一闪!
接着,上次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,这回是一脸漆黑,头发仍然蓬乱,穿着睡衣,出现在我的面前,手里的菜刀闪烁着森森寒光!
“你找谁?”她冷冰冰的语气仍旧像地底下传上来的。手里的菜刀正对着我的下身,我仔细一看她的脸,原来上面敷了一层像是海泥一样的黑溜溜的面膜,吓我一跳!
她在干吗?难道是敷着面膜做菜?
这种想法一闪而逝,我很快想起了正事,道,“阿姨,是我,你不认识我了?”
“……”她沉默了一下,目光直勾勾盯着我好半晌,又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,“你找谁?”
“我是张大伟的同学!”见她如此反应,我下意识的又向后退了几步,和她拉开一米多的距离,以免她突然发疯,冷不丁给我一菜刀,那我可没把握真能反应过来躲开。
   “张大伟……张大伟!”女人接过我的话茬,低声喃喃自语着。
         两次见面,她嘴里翻来覆去都是这几句话,“你是谁?张大伟……”
这一刻,我突然有个预感,她下一句又该说,“张大伟两年已经死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果然,短短几秒钟之后,她一开口,又是一句,“张大伟两年前已经死了!”伴随着她这句话脱口而出,她的整张黑脸突然扭曲颤抖起来,眼睛瞪得大大的,死死盯着我看,就差点没把眼珠子抠下来直接贴我身上了!
         但这次我已经有了准备,所以压根就不害怕了!而且我估计的果然没错,眼前这个女人的精神方面,出现了严重的问题!
  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我试探性的和她一动不动的眼神久久对视,直到她脸上的肌肉不再颤抖和僵硬,我才盯着她,缓缓道,“阿姨,张大伟真的死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张大伟……张大伟,两年前已经死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时候死的?”
“张大伟,两年前已经死了!”
“他这几天回家了吗?”
“张大伟,两年前已经死了!”
……
接下来,无论我问什么,她的回答都是一样!苦笑着摇了摇头,就在这时,我突然闻到一股极为怪异的味道,从张大伟家里面传了出来!
而与此同时,眼前的女人蓦地发出一声尖叫,拎着菜刀转身就朝屋里跑了进去!
我马上跟着她进了屋。一看之下,我顿时感到双膝发软!
入目所及,铺天盖地全是血!
墙上、地上、门上、沙发上、茶几上,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一片!
第五章.        我在煮骨头,你要尝一尝吗
浓浓的肉香飘荡在整个客厅,可是我非但一点食欲都没有,相反,胃里一阵阵向上涌酸水,刺激的我差点弯腰呕吐出来!
因为此时此刻,张大伟家的整个客厅都被鲜血染红了!我脑子里面瞬间能想到的就是,“这里发生了凶杀案!”
刚才那个精神错乱的中年女人呢?跑哪去了?
环顾一圈凌乱的客厅,各种各样的东西被扔的乱七八糟,一片狼藉,就像走进了猪圈!很快,我发现中年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厨房,打起十二分的警惕,我慢慢走了过去!
这时,她正背对着我手忙脚乱的关煤气。我的脚步声顿时让她马上停下了所有动作,一动不动的站立着。
我的目光飞快扫过厨房每一个角落,可是,除了她之外,我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!
就在这时,她突然转过身子。绿不绿、黑不黑的海泥面膜密密麻麻的呼在她脸上,显得她两只眼睛又大又空洞。
接下来,她冷冰冰的说出一句话,又让我感到头皮发麻!尤其是她手里的菜刀,此时此刻,上面也沾满了鲜红的血浆!
“我在煮骨头,你要尝一尝吗?”
“你……”
那一瞬间,她木讷茫然的眼神消失了。取而代之的是热情和兴奋!语气也像一个好客的女主人,正在诚邀自己的亲朋好友来家里吃顿便饭一样亲切!
可我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对劲,尤其是把所有的一切都联系在一起的话,那种别扭的感觉就更加强烈!
血、肉香、菜刀……
她锅里的煮着的到底是什么骨头?
我“呕”的一声,差点喷了对方一脸!
“来吧,尝尝,别客气,味道很好的!”她柔声细语的说,热情的语调和刚才冷冰冰的态度简直就像两个人!
一边说着,她一边从锅里盛了一碗热乎乎的骨头汤,香喷喷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,可我想要呕吐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!
放下菜刀,她双手端着骨头汤,笑呵呵的朝我走过来。她脸上本来敷着海泥面膜,这一笑,干透的海泥顿时随着她的笑容大块大块的脱落下来,就像她的“脸皮”一块接一块的碎裂,掉下来一样!情景万分诡异!而且很快我就发现,她掉下来的“脸皮”一块没漏,全都掉进了骨头汤里,这一幕让我看的胃酸涌动,终于没忍住,“哇”的一声喷了对方一脸!
“当!”
一瞬间,她手里盛着骨头汤的碗应声摔在地上,四分五裂!
我一低头,看见地上的骨头是两三块普普通通的“净排”,看形状就和我以前吃的猪排骨差不多,而非手指或者脚趾这些恶心的东西!
“我的骨头,骨头……”弯下腰,她马上就把掉在地上的骨头一下捡了起来,捧在手里,排骨还在她的掌心内腾腾冒着热气,可是她拿在手里,却像丝毫感觉不到烫手一样。接着,她嘴巴一咧,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就像个丢了玩具的孩子,刚把自己心爱的玩具找回来一样!
可是配合她脸上黑一块,肉一块,参差不齐的表情,我怎么看怎么感觉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婆子!“骨头好了,你要吃吗,配点番茄酱,更好吃!”拿着骨头,她嘴里嘟嘟囔囔翻来覆去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非常模糊,反复说了好几次,我终于听清了,她吃骨头竟然还要沾番茄酱!
稍后,她乒了乓啷在橱柜里面乱翻一气,把锅碗瓢盆翻得乱糟糟,最后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面拿出好几个袋装的番茄酱,紧接着拿起菜刀就用力朝番茄酱的袋子砍去!
“噗嗤!”
菜刀上、地板上、橱柜上,到处都溅满了大量的番茄酱,看到这一幕,我却有些明白了,莫非客厅里的墙面,地板,沙发和茶几上的“血迹”,并不是真的人血,只是番茄酱?
那么她锅里煮着的,也是真的猪排骨,而非把人杀了之后煮的人骨?
呼!吓我一跳!
想通了这些,我长长的嘘出一口气,看来是我想多了,但和眼前这样的疯子在一起,又有谁能不想多?
“阿姨,你慢慢吃吧!”扔下这个疯婆子,我又重新回到了客厅。凝神打量周围的一切。扫视了几圈没什么发现后,我又把目光转向了茶几,上面四、五个或倒或立的空药瓶第一时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
其中有两瓶是“氟奋乃静”,另外几瓶是“五氟利多”,仔细一看这些药的功效,果然都是镇静安心,用于精神分裂症的维持和巩固疗效用的!
这个女人果然精神方面有重大问题!
就在这时,突然间,身后一股凉风飘了过来!多年的格斗训练让我马上脑海里面电光火石的闪出一个念头:有人偷袭!
“倏!”也就眨眼的功夫,我动作灵活本能的向旁一闪,果然一把菜刀十分惊险的紧贴着我的头皮擦了过去,我侧头一看,又是那个疯女人,这回她是真的拿菜刀砍我了!
好险!
我惊出了一声冷汗,刚才那一下我要是不躲,可能一会儿锅里煮着的就是我的骨头了!难道张大伟就是被她杀了?她到底是谁?
“倏!”
她一击未中,第二刀又很快朝我的脑瓜子快如闪电的砍了过来!这一刻,她刚刚脸上热情洋溢的表情又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狰狞,一脸的煞气!配合她披头散发,满嘴都是番茄酱,外表倒和刚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厉鬼有几分相似!
可我知道她只是个精神病罢了!
摆好战斗状态,我迅速调整站位,身子略微一偏,不等她近身,非常漂亮的一脚就踢中了她的手腕!
“当啷”一声,菜刀应手脱落!紧接着我用力一推,把她推倒在沙发上,同时在她两个肩周靠近腋下的特殊位置上猛然一锤,她的两条胳膊顿时麻酥酥,再也使不上任何力气,
这招我是和一个实战高手学的,短时间内能让人胳膊抬不起来,就跟严重的肩周炎患者病情发作一样,胳膊又酸又沉,没法再和我继续“战斗”。
         半躺在沙发上,她就像一滩软泥,目光狠毒的盯着我,一字一顿恶狠狠的道,“贱货!再碰我儿子,我就砍死你!砍死你!”
“贱货?儿子?”我一愣,心里念如电闪,暗忖难道这个疯婆子居然是张大伟的妈妈?那她嘴里的“贱货”,又是谁?会不会和近期内发生在张大伟身上的种种神秘事件有关?可她为什么之前又说张大伟两年前就已经死了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  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我心中一动,道,“你说我是贱货?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贱货!再碰我儿子,我就砍死你!砍死你!”接下来,无论我说什么,她仍旧只会说这一句话,看来想从精神病嘴里继续套出点什么线索,简直比登天还难!
继续留在这里估计也没什么意义了,稍后,我正打算离开,但就在这时,我忽然发现在沙发的角落,隐藏着一张白色的长方形纸片,给我的第一个感觉,那应该是张相片!
         不理会一旁疯婆子喋喋不休的低声咒骂,我径直走到沙发前,把相片捡了起来。刚才我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张相片,或许是我把疯婆子推倒在沙发上,就在那一瞬间,沙发微微移动了位置,所以这张“藏”在沙发下面的照片就露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 这张照片会不会有什么线索呢?好奇之下,我把照片由背面翻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 一看之下,我便立刻失望了。
         毫无疑问,这是一张20厘米长,10厘米宽,很正常的照片。照片的主人公正是张大伟,看得出来,这是张大伟在大学毕业时拍的,相片中的他,穿着黑色的毕业服,露出洁白的牙齿,笑的异常灿烂,背景是我们学校教学楼后面的操场,照片上显示的时间是15:30分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张很普通的照片,我看不出任何有价值的地方,但我总感觉这张照片隐隐暗藏着某些让我感觉不对劲的地方,具体哪里不对劲,我暂时还说不上来。只好先把照片收进衣兜,等我想起来什么再说。
         从张大伟家出来,我感到此趟还是有些收获的,至少有一条线索就是,疯婆子嘴里提到的“贱货”,或许会和张大伟的神秘失联有关!然而,从哪里开始着手调查比较好呢?想来想去,我只能想到李梦竹。
  第六章 音乐学院的女孩和隔壁神秘房客
回到旅馆,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简单和李梦竹说了一下,她马上非常乖巧的点了点头,“行,没问题,我帮你查查这几个月张大伟的开房记录。”
一个多小时后,我和李梦竹整理出一份名单。其中一个叫做陆美薇的女孩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因为在张大伟的开房名单里,其他女孩的名字只出现了一次,但是这个陆美薇,却出现了至少20次!
她或许是张大伟的正牌女友,或许是张大伟非常喜欢她,总之这个女孩和其他人很不一样,所以值得一查。“这个陆美薇,你有印象吗?”
“有!如果我没记错,她就是之前我们在监控视频里面看到的那个,慌慌张张、独自离开的女孩!”
我心中一动,道,“她就是陆美薇?”
“应该是。”李梦竹兴奋的点了点头,“只要找到她,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们就能知道了!”
我也被她情绪感染,显得略微有些激动地道,“那你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吗?”
李梦竹泄气的摇了摇头,“这个……真不清楚。应该是个学生我感觉!”
我苦笑道,“瞎感觉没有用,把她身份证号码给我,我去想办法吧。
“嗯!”李梦竹飞快的把号码抄给我,然后不忘叮嘱我,“一有消息,马上告诉我啊,别忘了!”
“没问题!”
接下来,我给我家里人连续打了三、四个电话。他们认识人比我多,希望可以朋友托朋友,亲戚托亲戚,查出陆美薇到底是何方神圣!
2个多小时后,就在我和李梦竹闲聊时,我父亲给我回了个电话。电话里他道,“我托朋友查到了,陆美薇是凤天音乐学院南校区的学生,家在外地,长期住校,她的电话号码我也帮你打听出来了,你记一下……对了,老爸能不能问问,你找她干什么?”
从小到大,我父亲对我一直挺宠着的,我想要做的事情,基本上他都很支持。而且他从小就给了我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,什么遵纪守法,不做伤天害理的事,不要早恋等等,我都听得耳朵里面起茧子了。所以,凭他对我的了解,倒是很放心,不相信我会做有害社会的事情,事实也正是如此!
“她是我同学的女朋友,找她有点事儿,回头再和您细说呗,行不?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让李梦竹帮我记下陆美薇的电话号码。
父亲这时又在电话里面唠叨着,“那行吧,如果碰到什么困难,马上给我打电话。还有一天别老瞎跑,多陪陪你妈,兜里没钱了就和老爸说,别老自己挺着!”
“知道啦!好了我先忙了,回家再说吧。”挂断电话,我马上又迫不及待的拨通了陆美薇的电话号码,几秒钟后,一个甜美标准的女声问,“你好,哪位!”
我道,“你是陆美薇么?”
对方回答,“是。你是?”
我赶紧道,“我是张大伟的朋友,你知道张大伟………”我后面的“去哪了吗?”四个字还没说出来,陆美薇就瞬间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咋样?”李梦竹在旁问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刚听到张大伟的名字就挂了。”我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         李梦竹沉思道,“估计你再打电话,就打不通了,她肯定把你拉黑名单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?这就叫女人的直觉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女人,是女孩!”她白了我一眼,纠正我。
         果然接下来,我再打陆美薇的电话,总是打不通。看来她还真的把我拉进了通话黑名单,事情发展的比我想象的要艰难,我想,陆美薇的身上一定有我想要知道的事情,可是怎么才能接近她,让她开口呢?
“对了,江小河,你今天还住这里吗?”李梦竹突然打断了我的沉思。这时我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,忙了一天,我还没吃饭,我的破微型也忘了修,看样子今天是又回不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还住这儿吧,你帮我开一间房。对了,张大伟那间房空出来没?”
         李梦竹查了一下,摇了摇头,“没,那个客人好像要在这里多住几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好奇的道,“啥样客人?”
         李梦竹想了想,道,“一个和咱俩年纪差不多的,具体长啥样,我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他是一个人来的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对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帮我那间房隔壁开一间吧,有空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有!”
稍后,来到208房间,我先给我们保安队长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接下来的几天,我要请假,接着,我看了一下整个房间的布局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个标准的双人房,大概有三十平左右,两张床,一个电视,一个卫生间。门口还有个玄关,有个衣柜可以挂衣服。两张床的位置都是坐北朝南,里面的床靠着窗户,没什么特别的。唯一比较引人注目的是,卫生间有一面“墙”是用透明玻璃做的,如果有人在里面洗澡的话,躺在床上透过玻璃就可以欣赏一丝不挂的感觉,很有情调的样子。如果是一对情侣住在这里,那感觉一定很不错。
刚才来之前我特意问过李梦竹,207和208房间的格局大体上是一样的,所以那天张大伟和陆美薇,就在这样一个格局的房间里面呆着,究竟能出现什么让他们感到极度恐惧的事情呢?
         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忽视乱想,渐渐的,我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正睡得五迷三道,连续做了好几个怪梦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睡毛楞了还是怎么的,突然间,我一下子醒了!
醒来之后马上发现屋子里面陷入一片漆黑,只有窗外银白色的月光倾洒在我旁边的那张床上,雪白的床单被映上了一层洁白的光辉!
         不对劲!
         我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脑子马上联想到一件事!一下子把我的所有困意都给打消了!
         电视是什么时候关上的?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我是看着某一部非常无聊的电影睡着的,我一没定时,二没停电(我的手机仍旧在充电状态中),电视却自己关了?
         其实,我并非一个喜欢大惊小怪的人,只不过连续几天都碰到了行行色色、奇奇怪怪的事情,我承认我是有些敏感了。
或许是短暂的停电,又来电了?我连连宽慰着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 想了半天,最后我拿起床上的电视遥控器,对着显示屏幕用力按了几下开关,可十几秒钟过去了,电视机一点反应也没有!就像失联的张大伟一样,静静悄悄,无声无息。
        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半夜2点34分。周围万籁俱静,只有房间里头顶上的钟,挂出滴答滴答的声响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因为周围实在是太静了,我有些坐不住,动作轻柔的弯腰下了床,慢慢朝电视机走了过去。检查了一下,我发现原来是电视机的电源插头松了,从墙上掉下来一半,属于“虚连”状态,所以电视机才打不开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切都是巧合吗?
我心想,顺手又把电源插向墙上的插座。
         可就在我把身体探过去,打算插电源的刹那,由于我当时耳朵几乎就要碰到墙面,所以我很清楚的听到,墙的另一边,也就是张大伟之前所住的207房间内,传来“咚”的一声,似乎是什么东西正在撞击墙面!
         我心脏咯噔一下!
         我听错了?
         还是我精神上也出现问题了?
想到这儿,我连忙又把耳朵凑过去了一些,几乎是紧贴着墙面。凝神去听。果然,几秒钟之后,又是一声极其轻微的“咚”,像钉钉子,也像挖地洞!
         深更半夜钉钉子,挖地洞?
         我的拳头瞬间就握紧了,我感觉手心里面泌出了少许的冷汗,保持着现在的姿势,一动不动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开始变得有些僵硬、发麻。甚至头部刚一动弹,就发出了“咯”的一声轻响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期间,隔着一张墙,对面207房间内一共发出8下“咚咚咚”撞击的声音。我想,电视机的电源插头之所以会松了,也是被对面的撞击“震”掉的。
那么,对面住着的神秘客人,又是谁?他深更半夜的不睡觉,在搞什么飞机?
        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,对面的撞击声,忽然停了!
         我等了足足十分钟,这声音也没有再次出现,就像我刚才听到的一切,都是幻觉!
         可我十分清楚的知道,那绝对不是幻觉!
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,我当机立断,动作飞快的穿好外衣,展开了行动!
 第七章 无限恐怖的207房间
         “大半夜的不睡觉,非要把我吵醒,你到底想干嘛啊?”站在李梦竹房间外面,她刚一打开门,就揉着还没睡醒的眼睛,冲我嘟囔着。这一刻,李梦竹显得格外可爱,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衣,头发慵懒的披在肩膀上,皮肤仍旧白皙,微微撅着嘴巴,表情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猫,让男人一看之下,就想抱在怀里疼惜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是现在我却无暇欣赏她的天生丽质。长话短说、简明扼要把事情说了一下,李梦竹无奈的道,“大哥,你会不会听错了?”
我把手指头放在嘴唇上,目光向四周张扫了一圈,道,“嘘,你小声点,别把其他客人弄醒了。你以为我愿意大半夜的找你啊?但我要是硬闯的话,一定会打草惊蛇,可能什么也发现不了。你把备用的房间卡给我,我偷偷进去瞧一眼,就一眼!”
         李梦竹摇了摇头,“别的行,这个可不行。这样的话,我们旅馆生意没法做了。毕竟旅馆不是我开的,我得替我三姑着想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求你啦,就一眼!”
李梦竹叹了口气,小模样十分可怜的道,“我也求你啦,大哥!你站在我的立场想一想,要是你家亲戚开旅馆,我非要进客人的房间瞧一眼,你会让吗?我真的很想帮你,可是,别为难我呀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好吧。”李梦竹说的在情在理,看来我要想进房间,只能翻墙爬窗户了!
 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惊讶的问,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李梦竹非常尴尬的叫了声,“三姑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回过头,看了对方一眼,顿时一愣!
因为李梦竹的“三姑”,长得实在是太年轻,往李梦竹身边一站,居然完全分不出她们俩谁的年纪比较大!李梦竹本身就是一个天然美女,但她的三姑和她相比,不但丝毫不逊色,而且年龄看起来也差不多,如果不是李梦竹事先叫了出来,我一定会以为她只是个学生,也是来住店的!
“这位就是你同学吗?”李梦竹的三姑一看到我,顿时皱起了眉毛,“你们俩大半夜的不睡觉,在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这些话本来是以长辈的口吻说的,可是一瞬间我只觉得这种感觉怪怪的,尤其她皱眉的表情也是那么的像小姑娘,我一时间竟然有些怔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李梦竹走过去,悄悄在她三姑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她的三姑眉头皱的更深了,盯了我半晌,像是对我说,也像是对李梦竹说道,“207的客人现在已经退房了,你同学想去的话,可以去看看,不过梦竹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回去睡觉,要不然我可把你半夜和小男生约会的事情,告诉你爸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不是约会啊。”李梦竹赶紧分辩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却情不自禁,脱口而出的惊讶道,“退房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
三姑颇为不耐烦的道,“晚上8点多就退了,好了,都给我去睡觉。大半夜的就算你们是在处男女朋友,有什么事情也必须明天再说!”话音刚落,她就把李梦竹撵回了屋。接着冷冷的看了我一眼,也回去睡觉了,剩下我自己傻站在当场,大脑里面一片空白。
         如果207的客人晚上8点多钟真的退房了,我刚才听到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?
         难道我的精神真的出了问题?还是说那间房里面真的会“闹鬼”?无论如何,我都必须进去看一眼才行!
         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,3点半了,天都快亮了。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!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手机提示接到一条短信,李梦竹发来的,“我把207门卡偷偷从门缝下面塞给你,回头你用完了再给我塞回来,不用感谢我,以后请我吃饭吧!”
         李梦竹,好姑娘,真善解人意!
         我心下一喜,踮起脚尖走到李梦竹门口等着。稍后,拿到李梦竹从门缝里面塞出来的207门卡,我就轻手轻脚的上了二楼,直奔207房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滴!”
门开了,刚一走进去,我就感到一片诡异的寂静。四周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,本来我打算开灯的,可是考虑到李梦竹的“三姑”对我态度不友好,只好强行忍住了开灯的念头,拿出手机,打开手电筒功能,“唰”的一下,微弱的光芒照明了整个房间!
         太安静了!压抑的我有些透不过气!仿佛连空气都已凝结!
借着手电筒的光芒,我很快搞清楚房间的布局。刚才发出“咚咚”声的部位,应该是卫生间最里面那道墙,想到这里,我就慢慢的、慢慢的,压低脚步走进了卫生间。
 “噗通”、“噗通”、“噗通”!
         越往前走,我的心跳得越快。终于,我来到了那面墙的前方,电视插头的部位应该是距离墙根60厘米高左右的地方,于是,我弯下身子,大概用手比划了一下高度,果然,手电筒的光线刚一照过来,我就看到一个拇指甲大小的圆洞!洞四周的墙皮还有裂缝,看起来就像有个圆形的东西之前被镶进了墙里,后来又被人拿工具破坏性的取出来一样!
         是什么东西呢?
一边想着,我一边把食指伸进墙洞,沿着洞口的四周摸了一圈,没发现有任何异常。接着,我又不死心的使劲一弯腰,把手机电筒照向墙洞,然后,顺着墙洞我的目光朝里面望去……
         一只诡异的人眼就在这时,突然出现在我的视野之内,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我!乍然一看,那感觉就像透过家里的猫眼朝外看,可是又看到了另外一只眼睛一样!
         墙洞里面,竟然有眼睛?
         我顿时一惊,整个人情不自禁站起身,深吸了一口气,抬起头,我猛然又发现我的正前方,还有一面镜子!        
镜子中的我,表情僵硬,脸色苍白,看来有点吓着了!
         墙洞里面怎么会有一只眼睛呢?
         说真的,那一刻,我真的有点慌了,脑子里面唯一的念头就是撒腿就跑,有多远跑多远,离207这个恐怖的房间越远越好!
         然而,就在我打定了主意,正准备转身逃跑的刹那,镜子里面的我,就在我身后,借着微弱昏暗的手电筒光芒,我看清了,居然瞬间出现了一颗凌空悬浮,长发黑而闪亮,遮住了整张脸的人头!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那是什么?
我的心陡然一沉,恐怖到极点的心态反而让我发不出任何一丁点的声音,嘴巴张的大大的,眼球充满了血丝,惊骇欲绝,那长发人头就在我身后不停地旋转,那一刻,我感觉我的心简直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了,那一瞬间,我能做出的最后决定就是,把心一横,转头,想看看我身后到底有什么。可是,把头扭过去的刹那,我身后确是空空荡荡……什么也没有,只有我粗重的呼吸,和大口的喘息!
         错觉?
然而,等到我再一次把头重新转回来,再去看我正前方的镜子的时候!
         那恐怖的长发女人头又一次出现了,一看之下,我的牙齿马上开始跟着打颤,而恰在此时,镜子中,就在我身后凌空悬浮的人头,越转越慢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缓缓抬起了头,苍白如纸的脸上,本应该是眼睛的部位,赫然竟是两个空空的大洞,还在向外不停地汩汩流出鲜血!
         她竟是我和李梦竹在监控录像里面看到的那个无眼少女!
         眼前的一切实在太过匪夷所思,那一瞬,我终于没忍住,彻底晕了过去。
     第八章 分头行动
“江小河,你醒醒。”
“江小河,你能听见我说话么?喂,江小河……”
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李梦竹正在用力摇晃着我的身体,不停地大声冲我喊话,我的脑袋刚一恢复意识,马上就联想起昨天晚上在镜子里面看到的长发人头,在墙洞里面看到的人眼!
寒意瞬间再次涌上心头,我情不自禁一把抱住李梦竹,上下牙齿相碰,嘴唇哆嗦着道,“人头……眼睛……这房间里面真的有鬼!”
这时,李梦竹并没有推开我,反而很温柔的拍着我的后背,柔声安慰着,“没事没事,都过去了,过去了!”
在她温暖的怀抱下,我一点点克服了恐惧,最后才猛然醒觉,刚刚我和李梦竹的动作实在有些亲密,不像同学,反而像情侣。这一点,李梦竹似乎也注意到了,所以我刚一和她目光相对,她就立刻羞红了脸,别过头去,不敢和我对视。
良久,我终于能正常思考了。这时我发现,此时此刻我仍然坐在地上,窗外已经是白天了,下意识的瞅了下墙上的时间,早晨7:30分,这期间我至少昏迷了两、三个小时。不过,检查了一下全身,我并没有受伤,也就是说,昨天晚上遇到的一切,对我实质上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,只要能克服心里的恐惧,那么一切根本就不可怕!
想通这些,我紧紧提着的心,有一种突然放开的感觉!似乎昨天看到的东西,也没那么可怕了,甚至说,如果再让我今晚重新经历一次的话,我一定不会被吓晕!因为我相信,通过昨天晚上的经历,我的心脏经历了一次十分珍贵的锻炼,那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!
李梦竹这时见我精神状态缓和了不少,才小心翼翼的道,“昨天晚上我睡得一点都不踏实,心脏老是扑通扑通的瞎跳,心里有事似的根本睡不着,今天早上我六点多就醒了,可是没有发现你把钥匙给我塞回来,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来207房间找你,没想到你……”
我苦笑了一声,打断她道,“没想到我会躺在地上,被吓晕了,是吧。”
李梦竹嘿嘿一笑,道,“是啊,我本来以为你碰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害怕的。”
我从地上慢慢站起来,一边试着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关节,一边道,“我看你是好奇昨天晚上我究竟碰到了什么吧?要问可以直接问,不用拐弯抹角!”
李梦竹白了我一眼,没好气道,“我不是怕你再一次晕过去么,真是的,好心没好报啊!”
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,点上,深吸了一口,接下来把昨天晚上我遇见的事情详细的和她说了,说到后来,李梦竹已经听得全身发抖,可是我却感觉这件事情并非和“鬼”有关,而且说实话,本来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,我觉得很多时候人比鬼更可怕!
好半晌,李梦竹镇定了一下情绪,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脸上也露出一种迷茫、无助、怀疑等等交相混合的表情。
我一看到她这个表情,就知道她有些怀疑我说的话。于是我说,“你要是不信,你自己可以去看看墙角那个洞……”在我说话的同时,我也把目光朝墙上的洞方向望过去,可是我一看之下,后面的话全都说不出来了!
因为墙上的洞,就在这一刻,非常神奇的消失了!
整张墙面上的瓷砖光滑如新,哪里有什么墙洞?
李梦竹的表情更加复杂了。她欲言又止的看了我半天,最终还是没说什么。
“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我感觉自己要疯了!可是经历过昨天晚上的事情,我知道越是碰到匪夷所思的情况,越要冷静,所以我硬生生控制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,异常平静的走向那块墙,凝神观察起来!
就是这里,昨天的确有一个墙洞没错,甚至周围一圈的裂痕清晰可见!可仅仅过了几个小时,这面墙变得比新的还新!非但没有洞,没有裂痕,简直墙上连灰都没有!
等一等!
墙上的瓷砖连灰都没有?
对,就是这里,不对劲,太奇怪了!
用手一摸,我发现遮住洞口的那块瓷砖,新的有些离谱,再一摸瓷砖的边缘,果然能摸到里面有一层潮乎乎的水泥,还没有干透。很明显,这块瓷砖是有人刚刚砌上去的。这个人是谁?
稍后,我把李梦竹叫了过来,李梦竹一摸之下,果然也深深皱起了眉,然后向我道歉道,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怀疑你!”
我摇了摇头,“这也不怪你。只是我总感觉整件事情的背后,像是人为操纵一样。至于为什么镜子里面会出现人头,墙洞里面会出现人眼,我现在还想不出来,但绝对不是“鬼”做的。”
李梦竹道,“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,我想和你一起把这件事情弄清楚,行不行,我觉得这种事情真是又好玩、又刺激,而且你需要什么物质帮助,金钱上的东西,可以和我说,那都不叫事儿!”
我微微一愣,道,“你很有钱么?”
李梦竹好像说漏了嘴似得,急忙分辨道,“我意思是,需要我的帮助,能帮我肯定帮,要是需要买什么设备,咱俩一起买,不是能分担经济压力么?”
我哭笑不得的道,“你真可爱,你能帮我把这几天的房钱免了,我就比较满意了!”
李梦竹道,“小事一桩。对了,接下来,你要做什么?”
我想了想,道,“咱俩兵分两路,分头进行,你帮我去问问你三姑,昨天住在207房间的客人叫什么,身份证号看看能不能搞到,我去音乐学院找陆美薇,有什么新情况,或者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,马上电话联系,千万要小心点!”
李梦竹点了点头,道,“放心吧。我从小到大也练过格斗,别小看我,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!”
首页 本页[1] 下一页[2] 尾页[129] [放入我的收藏夹]
  鬼故事 最新文章
《鬼魅703》
和合术有福缘者得
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,你听说过吗?
《天朝神经》- 现代百妖录!
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,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
吃蛇之后,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...
【恐怖】一时贪财,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
萌道闻异录(欢喜、爆笑、恐怖)
榴花泪
【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】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 下一篇文章      查看所有文章
加:2016-03-04 14:43:38  更:2016-03-04 14:55:12 
 
360图书馆 母婴/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
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
2019-8-19 19:51:50
  网站联系: qq:121756557 email:121756557@qq.com  小说阅读网